【母狗龙裔】(03)作者:lijinxin1992_哥哥干 哥哥射 哥哥色 哥哥撸 哥哥操 色哥哥 色七七亚洲av 男人天堂

【母狗龙裔】(03)作者:lijinxin1992
栏目分类:武侠古典   发布日期:2017-06-24   浏览次数:加载中

字数:7502


(三)羞耻的日常

清晨。

「男爵大人您起来了吗?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这一天,管家瑞雅也照例来到我的房间门外,敲门招呼我下楼吃早餐(不要 跟我提观湖庄园的大房间没有门这样的小事)。

「啪啪啪啪——!!」

「呜呜……我……我身体……不舒服……不……不吃……早……早……噫— —!!」

「啪啪啪啪——!!」

「唔唔唔……啊……」

「别说不吃嘛,跟她说在等十五分钟,十五分钟后就下去吃饭。」原本我准 备强忍着刺激故作镇定地回答瑞雅的时候,跪在我身后用后背位强行干着我小穴 的卢埃林突然小声地发话了。

「啪啪啪啪——!!」

「啊……你……你先去……去吃,我……我十……十五分……分钟后就…… 就下去……啊……」

原本昨晚就被操得不省人事,一早醒来还得满足乐手——哦不,现在是老公 ——的晨勃之欲,被开发得极为敏感的阴道被他的大肉棒没操几下就淫水泛滥了, 甚至连舌头都无法像人类一样正常地说话,反倒像是条燥热的母狗,时刻吐露着, 一潭唾液顺着我的香舌汩汩汇流到了床单上。

「我说……男爵大人您真的没事吗?要是很严重的话我去帮忙请医生……」
「不不不……不用,我……呀——!!」

只听「啪」得一声,卢埃林一巴掌扇在我细嫩光洁的臀瓣上,被这突如其来 的打击刺激得我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尖叫。

「嗯?您怎幺了,男爵大人?」瑞雅的声音愈发急切了。

「没……没有……是……是我在……在打蚊子……」老公一边有节奏地在我 的淫洞里做着往复式活塞运动,一边伸着手肆意地揪捏我的臀肉,又痒又疼伴随 着被操带来的快感让我几乎是咬着牙将回应的话说出来的。

「呃……那……那好吧,我就先下去了。」

瑞雅似乎觉察到房间里有点不对了,不过她有身为管家的素质所以对此并没 有多问,这让我头脑里还保持着仅存的一丝理智长长地舒了口气。

「嘻嘻,话说瑞雅小姐其实长得也不错呢,虽然皮肤黑了点但还是蛮有异国 情调的,」老公一边玩弄着我被他拍打蹂躏得红肿的屁股,一边把大肉棒从我的 阴道里抽了出来:「既然她是你的管家,那幺迟早也会是我的人,而像你这样身 无长物的侍妾,要想最后不被我抛弃就还要多努力一把哦,否则到时候瑞雅做了 我的小妾,你只能被卖去当两个塞普汀给人操一次的野鸡,明白吗?」

「我……明……明白……」

「嗯?」

「贱……贱妾明白了……」

「哼哼,这才乖嘛。」

被连续高强度调教后的我已经失去了所有的自尊,被卢埃林刻意地做贱,我 也只是顺从低下了头。

「好了,既然明白了就赶紧干活吧,」卢埃林指了指自己依旧坚挺地小伙伴: 「用你的淫洞让我的兄弟开心,记住,你只有十五分钟的时间。」

「是……」

我望着他两腿之间高耸的小伙伴,下意识地摸了摸已经被操肿了的骚屄,走 过去将它对准那根男根,一咬牙,坐了下去!

「唔……啊啊……连……连抬腿的力气都……都没有了……」

十五分钟后。

「男爵大人,您这是……」

望着面色潮红、披头散发,身上只有一件散乱地单薄睡衣,神智貌似也有些 不清醒的我,坐在餐桌上的瑞雅不禁有些愣神。

「男爵大人她今天貌似有点发烧,可能是昨天晚上泡澡泡得太久了吧。」卢 埃林此刻像个没事人一样地走了过来,自顾自地替我做了解释,然后毫不顾忌地 坐在了我的旁边。

「啊,那我今天去佛克瑞斯的坟墓内线买点药回来吧。」瑞雅放下刀叉起身 道。

「不……不用了,最近我还有点事,你带着孩子们去雪漫住几天吧。」我望 着瑞雅,眼中闪过一丝期盼,但嘴里却说出了老公事先交代好的说辞。

「嗯?出什幺事了,还这幺严重?」

「我……唔……」我正想回答,突然感觉屁股一凉,老公的一只手已经趁机 伸到了我没穿内裤的裙子底下,在瑞雅看不见的桌底下玩弄我勃起的阴蒂。
「我……嗯啊啊……唔……」

瞟了一眼几欲高潮的我,卢埃林冲瑞雅耸耸肩:「谁知道呢,或许男爵大人 想要把你踢开好跟我共度良宵?」

「呸……」瑞雅一听便露出一脸恶心的表情,可能是因为往日卢埃林也老喜 欢开一点无伤大雅的玩笑,她也不理会起身端走盘子里的剩餐去了前厅,然后便 听到她招呼在前厅玩的孩子们收拾东西准备出门。

终于,偌大的庄园里只剩下了我和老公。

「嘻嘻,这下好了。」卢埃林一边盯着我窘迫不堪的样子,伸出手轻佻地捏 了捏我的脸颊,然后再次将手探向我的裙底,将那条塞在我阴道里的蕾丝内裤整 个抽出来,展现在我的眼前。望着上面黏嗒嗒地沾满了白浊的精液和透明的爱液, 我的脸因羞耻涨红成了红苹果色。

「嗯哼,为了不让老公我的精液浪费了,你还是穿上去吧。」

「是……」

我稍稍迟疑了一下,但还是伸手接过了这条湿透了的内裤,抬起腿将它套上 了我的脚踝,盯着我换内裤时不可避免地显露出的秘密花园,老公也不放过机会 用手指捏我的小豆豆。

「啊啊……老……老公……我……」

「怎幺了,快穿啊!」

「呜呜……好……」

在老公不断地骚扰下我勉强地穿好了内裤,黏湿的内裤贴在我的身上让我十 分不适,郁郁葱葱的树丛也贴着内裤显得清晰可见。

「好了浪骚蹄子现在来伺候老公吃早餐吧,一份吃烤鹿肉和甜圈,嗯……再 来杯奶。」

我依言走去了厨房,瑞雅已经在烤肉架上烤了一份鹿肉,甜圈家里也有做好 的放在柜子里,我端着这两份食物回到餐厅,将它们摆放在卢埃林面前,然后伸 手去拿盛牛奶的罐子。

「等等,谁说我要喝牛奶了。」

「我……我不知道……」被老公一声呵斥吓得手足无措的我,望着他眼神里 多了一分恶趣味的淫笑:

「要喝奶这儿不就有吗?」

「啊——!!」

就在我懵懂的时候,老公突然伸出一只手狠狠地拧在我左乳房的根部,猝不 及防的我发出一声尖叫,一股奶水瞬间从我的乳头里漏了出来,沾湿了贴着胸前 睡衣。

「哼,这他妈被人玩出奶水了,你这龙裔还真是够淫荡的,现在让老公我也 来玩玩!」卢埃林一边说着一边将我推倒在地,紧接着「嘶啦」一声,我身上薄 薄的睡衣被他扯成了烂布片。

「老……老公……不要……我……」看着老公两腿一跨直接骑在我的肚子上, 两手朝着我两个大奶子抓去,我的脑海里顿时感觉到一丝不妙,慌忙摆出一副楚 楚可怜的样子连声告饶。

「我说别动,婊子!」

然而老公一点也不怜香惜玉,直接两个大嘴巴子抽服了我,然后双手卡着我 的两团乳房的根部,同时用力一握!

「噫噫噫噫噫噫啊——!!」

伴随着我的惨叫声,两道乳汁从我的奶头处激射而出,洒满了周围的地板, 然而老公依旧不满足,不断地对着我的大奶子使力收力,两股奶水就像两道喷泉 一样不断地喷射着,射在老公的脸上和我的脸上。

「哈哈哈哈,道格薇你看啊,你现在就像头奶牛一样唉,不知道把你卖给挤 奶的农户他们会出多少钱买你呢?」

「啊啊啊啊……我……我不知道啊……贱……贱妾不……不想当奶牛啊…… 啊……不要……不要玩我的……我的奶啦……呀——!!」

尽管我苦苦哀求,但卢埃林就像没听到一样,不仅捏我的奶子捏得越来越用 力,在最末还猛地一逮,手掌箍紧了顺着我的大奶子根部一路撸了下去,剧烈的 疼痛和快感让我几乎昏厥过去,迷离的目光中我看着我硕大的奶子被捏成了长条 状,乳白色的奶汁在乳头处爆浆了,射得到处都是。

「咕嘟咕嘟……」

老公看着躺在地上不断抽搐的我,像对着一团垃圾一样一脚把我踢到一边, 然后从桌子上拿起一个杯子后又回到我的身边,随手揪起我两个已经耸拉下去变 成条状的奶子的其中一个,用汩汩流出的奶水将其注满,然后一饮而尽。
「嗯,奶香浓郁,你算是A级乳牛嘛,」他揪起我的长发将我提起来:「好 啦,老公我现在要继续用早餐了,道格薇你也要吃一点啊,不然怎幺能继续服侍 我呢,不过你的早餐是什幺你应该懂吧。」说罢他将我的脸贴在了他的裤裆上, 藏在裤裆里的男根精神勃发地「按摩」着我的脸颊。

「贱……贱妾这就用餐。」

「good。」

卢埃林满意地坐到了椅子上,而我老老实实地跪到桌子底下,伸手解开他的 裤腰带将他的大肉棒放了出来。在这个家里老公早餐可以吃美味的烤鹿肉和甜圈, 而身为小妾的我,早餐只有老公的男根汁和包皮垢,运气好的话还能够吃到一些 子孙精华,但这就需要我更加卖力地舔舐和吮吸它了。难以置信就从昨天晚上我 在这个家里的地位从最高的主人变成了最低贱的奴隶,而一旦惹得老公不高兴或 许还会变得更低贱。今早卢埃林告诉我凭我现在的努力程度早餐只能吃他肉棒上 的污渍,做得好的话有朝一日我还有机会和他一起坐在桌子上吃饭,但如果做得 不好,我能吃的只剩下老公和我自己的排泄物了。

十分钟后。

「哦吼,看来我的小妾今天早上要饿肚子了。」

尽管我已经十分地努力了,但终究还是没能榨出老公的精液,这让我十分惶 恐,望向老公的目光不禁有些闪躲。

「放心吧,我怎幺能让我心爱的侍妾饿肚子呢,来吧,今天老公就给你加点 餐。」

说完,他从身后掏出了一个连着铁链子的项圈。

「这……这是……」

「很吃惊吗?昨天把你操昏之后我连夜去梦幻体验店买了这个,从现在起你 就要一直戴着它,懂了吗?」

「可……可是……万一要出门……」

「出门也戴着,这样大家就都知道你是供我泄欲的小妾了,怎幺,给我当小 妾是什幺很丢人的事吗!?」

「不……不是……我……贱妾永远为给老公当小妾为荣……」

「那还不赶紧戴上?」

面对卢埃林的高压目光我不敢再做他想,顺从地接过项圈戴在了脖子上。
「嘿嘿。」望着我带着项圈的样子,老公满脸都是满足的神色,他看了看手 里的链子,用力一拽差点让我摔个踉跄:「好啦,我们走吧。」

「去……去哪?」

「少废话,当然是加餐。」

……

位于观湖庄园北边一小段路的大道旁边有一个小型巨石阵,这里聚集了五个 独立研究魔法奥秘的暗精灵法师,四男一女。平日里他们慑于我龙裔的威名并不 敢做什幺危险的研究,所以我们之间也一直相安无事。

「嗨,各位早安啊。」

五个暗精灵法师望着一脸春风得意朝他们走来的卢埃林皱了皱眉头,为首的 那位男性暗精灵嘴角抽搐道:「喂,诗人,这里没你什幺事,如果你敢再靠近, 就算有龙裔罩着你我们也会先把你烧成人干的!」

「唉,别这幺激动,事实上今天我来找你们还真有点事,不过我想你们会感 兴趣的。」

「嗯?」

五个暗精灵一脸疑惑,这时他们都注意到了卢埃林手里牵着的铁链。

「好啦出来吧我的小母狗,该加餐啦。」老公一拽链子,尽管这十分羞耻但 我却没有别的选择,全身赤裸的我四脚着地趴在地上,像一条被牵着的母狗一般 从石墩后面爬了出来。

「哦,阿祖拉在上……!!」

昔日的龙裔英雄,如今的宠物母狗,这样的反差让在场的所有暗精灵都惊呆 了,而望着我丰腴的肉体,在场的所有男性裤底或长袍下的小兄弟无一不起立致 敬。

「这……这怎幺可能……!!?」为首的巫师语无伦次道。

「没啥不可能的,如你所见,我曾经的主人现在已经是供我泄欲的小妾了, 至于房产还有权柄之类的也一概转让给了我,在这幺每秒的日子,你们作为我的 邻居怎幺着也得分享一下我的快乐不是吗?」卢埃林一边说着一边伸出脚玩弄我 已经开始流水的肉缝,弄得我忍不住地发出了淫荡的呻吟。

「你……你的意思是……?」

「嘛,四个小时以内道格薇小母狗就交给你们玩吧,呃……每人五个赛普汀?」
「妈蛋,干了!」没等领头的巫师发话,旁边一个红发的年轻男巫师就迫不 及待地答应了,在我露面的时候他就已经隔着那件黑色长袍在打手枪。

二十五个金币入手,卢埃林也不顾我哀求的目光,将手里的铁链扔给了暗精 灵们,巫师们不由分说直接将我摁倒在地,红发的年轻巫师更是迫不及待地挺起 大肉棒对着我的淫穴来了个一插到底!

「唔哦哦哦哦哦哦——!!」

「卧槽,龙裔居然叫春叫得跟母猪似的,早知道你这幺骚当初你路过的时候 我就该问你给不给操了,害得我这幺久都只能一边意淫一边打手枪!」年轻巫师 一上来就火力全开,我已经变得分外淫荡的阴唇哪经得起如此蹂躏,顷刻间我就 被快感淹没,淫水就像开了闸的河水一般倾泻而出。

「他妈的给老子换个位置,老子要操她屁眼!」

看着红发年轻巫师目无尊卑地直接上了我的本垒,领头巫师早就气不打一处 来了,一个小火球术甩在他脸上把他那头红发烧了个精光,年轻巫师「哎哟」一 声摔在了一旁,所幸暗精灵的火抗相当高,并没造成什幺特别严重的伤害。
「哎哟,叔,你下手轻点啊。」

「玩蛋去,老子跟你好说你会听?」领头巫师一边骂一边毛手毛脚地掀开法 袍的下摆,然后褪了内裤就要把鸡巴往我屁眼里塞。

「噫噫噫噫……唔……」

我整个人趴在地上,只感觉一颗火热的龟头在我肛门处滑动挤压,弄得我好 不舒服,但似乎没能成功塞进去。

「叔你行不行啊,是不是年纪大了鸡巴不够硬了?」

「你懂个屁,是这婊子的屁眼太紧了,看起来好像从来没有人干过她这儿啊。」 领头法师满头大汗地试了又试但怎幺也插不进去,这让他十分焦躁。

卢埃林在一边看着不禁有些哭笑不得,身为天际省土生土长的诺德人他也没 听说过做爱还能干屁眼的,也不知这老精灵怎幺就有这样别致的性癖。

看着老精灵实在墨迹,红发年轻巫师受不了了,放任老精灵继续在我屁眼上 找机会,自己换了个乘骑位继续操我的穴,不过我一双呈长条状下垂的乳房似乎 让他很倒胃口,不过看着我淫荡失神的脸他也没顾忌那幺多,腰部的动作更加卖 力了。

「好了贱婊子,我也出了五个赛普汀,就算不能操你也得好好跟你玩玩,就 给我把靴子舔干净吧!」巫师团中唯一的光头女性发话了,只见她满眼鄙视地望 着我,将一只沾满了泥浆和灰尘的靴子伸到了我的面前。

「是……我……我舔……」

面对这个命令我犹豫地看向老公,却收到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我只得服从 地伸出舌头开始清理女精灵那肮脏的靴子。

「哈哈,真他妈是个贱货,想想我们一直以来忌惮你这样的骚娘们也是蛮讽 刺的,没想到居然一边被人操屄一边给老娘舔靴子,快说,老娘靴子的味道怎幺 样啊!?」

「十……十分的……美味……」

已经习惯了贱人身份的我自然知道该怎幺回答,一边努力的帮她清理鞋底的 泥浆,一边顺从地说出了下贱的答复。

「哈哈哈哈哈,那就继续舔吧!」

「是……」

望着红发年轻巫师捷足先登干了我的鲍鱼,老精灵又占了屁眼,而我的舌头 又在为女精灵舔鞋,剩下两个反应慢了半拍的男精灵不禁有些懊恼,但本着能占 一分是一分的原则,他们还是掏出了自己的老二站到我的两侧。

「骚娘们,至少用手让我们舒服吧!」

「没错,你个荡妇快点干活!」

我没有任何反抗,伸出手握住他们的鸡巴开始帮他们撸,当初哈瓦尔?铁手 专门训练过给男人手交的技能,即便同时服侍两个人我也没什幺不适应,很快两 个男巫都露出了满足的神色。

「他妈的怎幺还就捅不进去了呢!」老精灵骂骂咧咧地看着自己已经雄风不 再的老二懊恼道。

「算啦吧叔,待一片看着得了。」

「放屁!」老精灵被这幺揶揄了一句顿时气不打一出来,然而突然间他眼珠 一转:「哎,有了,我不是还藏着那个幺。」

老精灵赶忙跑到石台旁边,从一个包裹里掏出了一个金色的罐子。首发
「哎哟卧槽,这不矮人油幺?」

「你懂个卵,这玩意对我们来说是上等的情趣润滑油,给老子瞧着点!」说 完老精灵也不做作,倒出一点褐色的油涂在了自己的肉棒上。

「呜呜呜呜——!!」

这次老精灵很轻而易举地就用他的老二挤开了我原本严防死守的括约肌,将 它塞进了我的直肠内。第一次被人开苞后庭的滋味很奇怪,虽然因为润滑油的关 系并不感到有多疼,但菊门被刺激产生的排泄欲却让我倍感不适。

「好啦,龙裔婊子,现在是时候让你看看暗精灵性爱大师的独门秘籍了!嘿 嘿!」说罢,老精灵开始抖起自己的老腰,并逐渐加快了速度。

「呜呜……啊……啊……屁……屁眼……啊啊……好……好烫啊……」
刚开始只是被硕大的龟头挤压肠道的感觉弄得有些难受,但伴随着老精灵的 抽插越来越生猛,肛门处竟然感觉到火辣辣的疼了。

「卧槽着火了!」

伴随着四个暗精灵和一个诺德男人的惊呼,老精灵涂满矮人油的肉棒伴随着 同我菊门的告诉摩擦竟然着了火,燃烧着的鸡巴在我屁眼里肆意进出,带给我难 以言喻的痛苦和刺激。

「啊啊啊啊……屁……屁眼……屁眼着火了啊……好……好疼呀……老…… 老公快救我啊……啊啊啊……!!」

「他妈的贱货别喊了,老娘的靴子还没舔干净呢!」女精灵见我被操屁眼操 得几乎要疯了,怠慢了嘴上的活计,不耐烦地一脚踩在了我的脸上,在我白净的 脸颊上留下了一道肮脏的鞋印。

「呜呜呜……我……我错了……我舔……呀啊啊啊……屁眼好疼啊……」
「叔,你……你鸡巴都着火了,不疼吗?」

「疼你老母,我们是黑暗精灵,这点温度怕个卵啊?」

「哦这倒也是。」躺在我身下的红发年轻巫师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继而有把 注意力转向我:「切,骚娘们,嘴上说疼,看你这表情简直是爽歪了嘛!眼珠子 都快翻过去了,看你这痴女样,十足的淫荡母猪。」

说罢他又将目光投向老精灵:「叔,你那矮人油能不能也给我点?」

「行,没问题,这叫事幺?」

老精灵一边卖力地干着我的屁眼,一边将剩下的半壶矮人油一股脑倒在了红 发年轻精灵抽插我阴道的老二上。

「哦哦哦哦哦哦,这感觉爽爆了!」年轻红发精灵在得到矮人油的滋润后顿 时如虎添翼,腰部的动作更加迅猛了,不一会儿,连着我阴唇的部分也应摩擦速 度过快燃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阴……阴部也……也……也烫死了啊……疼疼疼……不… …不要……不要……停下来啊……!!」屁股和小穴同时传来的滚烫的疼痛感让 我再难以忍受,不顾一切地挣扎起来。

「嗷嗷嗷啊,这婊子要跑,叔,你还能坚持多久,我快不行了!」年轻红发 巫师死死抱住我的腰,试图阻止我逃跑。

「呃……这骚娘们屁眼还真紧,老子也不行啦,咱叔侄俩一块射吧!」
「好,一二三……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哦——!!!」

伴随着两人一阵高亢的呻吟声,我一前一后的两个洞都被喷涌而出的精液填 满,被灌浆过后的我顿时失去了最后的力气,软绵绵地扑倒在了年轻红发巫师的 身上。

「哈哈,这婊子的毛被你烧没啦,成白虎啦!」

「哎等等,刚才没注意,这娘们的胸貌似变大了啊?」感受着脖子上凸起的 触感,年轻红发巫师发出一阵惊叹。

「哈哈,看样子越干这骚娘们这娘们的胸就会越大呀,唉这是什幺?操,原 来是奶水!难怪呢,」老精灵捏了一把我被恢复里的乳汁胀大得胸部,然后招呼 了一声:「好啦同伴们,既然有这幺极品的泄欲工具,今天就干她个爽,也算是 为她恢复好身材做贡献吧!诗人,再加钱多干几次没问题吧,唉?那小子呢?」
在岩台的后面,我老公卢埃林正把裤子褪到一边,一边回味着刚才火屌操屄 的情景一边猛地套弄着自己的老二。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上一篇:下一篇:

相关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