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逆穿越Z】(09)作者:柏西达_哥哥干 哥哥射 哥哥色 哥哥撸 哥哥操 色哥哥 色七七亚洲av 男人天堂

【金庸逆穿越Z】(09)作者:柏西达
栏目分类:武侠古典   发布日期:2017-06-24   浏览次数:加载中

字数:11040


(9)美脚队长

《书剑》原着,色鬼乾隆垂涎香香公主美貌,兴兵掳获,却未能令她就范, 遂要弟弟陈家洛劝她从了自己。陈家洛为说动乾隆反清复汉,无奈照办;香香公 主为了爱郎大业,忍痛答应。岂料其后乾隆反悔,终致绝代美人自尽夭逝……
按照小说剧情,一对璧人依依生离,香香公主毅然於陈家洛眼前,出浴惜别, 事后即被他送还乾隆之手。

然而,当下在我面前上演的这一幕,却跟原作截然相反——陈家洛活像遏制 不了情欲,赫然尽脱衣裤,走向河中的香香公主!

好傢伙!五官是忧郁小生,可衣物一去,立时露出高手体格,肩宽胸挺,腹 实腰厚,臀隆腿长;阴毛茂密,已经半硬了的那话儿,更相当粗壮……

我身边的若是任盈盈,一定早在香香公主宽衣时便害羞遁去;换上番邦女子 赵敏,却只面红抿唇,双双跟我藏身於长草后,瞧得目不转睛……果然民族风气 有异啊。

裸男步至裸女面前,彷如一对希腊大理石神像般美丽:「喀丝丽!你顺从亲 王……我兄长前,陈大哥想……要你一次!」

喀丝丽微张小嘴,愕然欲语;瞬间又释然甜笑,眼眶凝着喜悦的泪水,投入 情人怀抱。

显然,香香公主本来想问陈家洛,自己若非完璧之身,那以后如何跟乾隆交 代?但难得他开口说想要她,又有哪位恋爱中的少女会再多想呢?

女子总喜欢有情人终成眷属,赵敏郡主也不例外:「好一对金童玉女!亲王?
满人在关外的『宝亲王』弘历?是那个臭名远播的老色鬼要拆散他们?「
「她就是大美人香香公主,乾隆……弘历大动干戈攻打回部,就是为了俘虏 她呀。」

「那有这回事?」赵敏皱眉摇头:「不管中原还是塞外,满族的动向我都一 清二楚,从没听说过那淫王有发兵侵回之举。」

在这游戏世界,元强清弱,满州乃蒙古的附庸,郡主大人所知定然不假。看 来是这《书剑》线的剧情有所修改,香香公主从未曾落在乾隆手上……那现在陈 家洛将她亲手奉上,岂不比小说更加不堪?

「这男的自称是弘历之弟?我也未听闻过……」

《书剑》的天大秘密;《倚天》的你不知晓,自不为奇啊……

「喀丝丽,我喜欢你、我爱你!」陈家洛说着女儿家最爱听的情话,掌捧绝 丽容颜,低头吻去;香香公主合上眼帘,感动淌泪,让他亲上樱唇,由浅吻,到 舌吻、深吻……

喂!有没搞错!继程英的初吻失诸鹿杖客;如今连香香公主都……慢着,他 俩是情侣,在这之前,肯定已经亲过嘴……

臭电脑怎么搞的?此前一众女角,遇上我的时候,身边都没有男伴,才较易 於追求……莫非随着攻略进展,难度提高——

今次要我挑战,芳心早有所属的劣势,硬碰强大情敌,横刀夺爱?

无论如何,先喝停陈家洛的亲吻!再向喀丝丽道破乾隆必将反口一事,由我 救她脱出火坑……

正待上前,赵敏却扣住我手腕:「喂,你别这么不通气,去坏了人家的好事 呀。」

「你不懂啦!我要警告她……」

「人家忙人家的;我俩忙……我俩的。」玉手探入鹅黄女装上衣,拇食二指 拈出一个在夕阳下银光闪闪的小玩意——

那是我在『万安寺』,为阻止她用『倚天剑』划花周芷若的脸蛋时,信手丢 出的那一颗——跳蛋!

赵敏拿着当时被我遥距关上电源的跳蛋君,妙目瞥开,装作不经意般试探: 「为何落在我手里,就不懂……跳?」

哗!难不成,她曾想用跳蛋自我安慰,却不成功?『绿柳山庄』一役后,她 果然爱上此道啦!说甚么人家忙人家的,我俩忙我俩的,这是想光天白日,野外 露出,再次被我用跳蛋大震特震吗?

赵敏似是害羞起来,移步我背后,却更亲暱地於我耳畔低语:「那晚你对我 用过的,都拿出来,教我……怎么用。」

长草外,浅水处,陈家洛犹在湿吻香香公主……反正,他未有进一步行动, 我不妨先遂了赵敏意思,为自己谋点性福!

「总共有四颗跳蛋,用这个摇控器操控,由慢至快,有多重功率哦;然后是 这卷胶带,把跳蛋固定在身体上……嘻嘻,赵姑娘,想我此刻就帮你……重温旧 梦吗?」

赵敏低首娇哼,臊着把我手上的跳蛋、胶带抢过去,然后……

「噗!噗!」然后她另一只手运指如风,连点穴道,使我全身动弹不得,僵 立在地!

「你、你干甚么?」

赵敏一瞄河上互相捧住对方发脸热吻的情侣:「首先呢,不让你不解风情。」
惨啦!这样我就制止不了他俩继续亲热下去呀!

「第二呢,都公子……」赵敏绕回我身后,掌托跳蛋,平放於我眼前:「我 在武当山对你说过:不将你碎屍万段,难抵当日绿柳庄铁牢中,对我轻薄羞辱之 罪!」

「不过我心慈手软,碎屍万段,做不出来的。且学学那『姑苏慕容』——」
《倚天》最聪明的女子,依我适才所教,用遥控器启动了第一颗跳蛋:「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真没想过,竟会通过一颗跳蛋,确认武林有慕容复这号人物……话说,她这 样『以牙还牙』,我既不生气也不怕,反而万分期待啊!

「嗡~~」左耳乍响,是她初藉跳蛋骚扰:「哼,当晚你也是先……攻我耳 朵。」

堂堂男人,居然被女子反过来用跳蛋调戏,不过兴许是体质有别,我不痛不 痒,自在回嘴:「毫无感觉,我没在怕的。」

「那这样子呢?」暖风入耳,是她在缓缓吐气;更舌舔我耳垂,贝齿轻啃, 腻声问道:「也没有感觉吗?」

好有感觉呀!都起鸡皮疙瘩了!不愧是原着敢爱敢恨、会对张无忌亲嘴、咬 手的主动派……

她自己干着羞人之事,又为另一对男女干着的羞人之事,羞呼出来:「喔, 你看——」

「啜……」正是陈家洛,两手把持喀丝丽肌若凝脂的乳房,沉身埋首,大肆 吻弄:「啜~~」

「喀丝丽,你的身子好香!」陈家洛陶醉合眼,颜面贴胸;鼻头连嗅,唇片 廝磨;又敞嘴吮乳,摆舌舐蒂:「你的胸脯好香……啧……」

年方十八的香香公主,首嚐前戏,敏感得略皱眉儿、半闭眼儿,两手抚摸陈 家洛后脑发辫,微弓娇躯,稍挺酥胸,受用地供郎君品味:「雪~~雪~~」
真主匠心创造天真童颜,玲珑身段,更赐予一双丰满美乳,肤白若云,耸高 似峰,沟深如谷,蒂粉胜桃。胸团伟大,陈家洛难以一手掌握,就是凑头枕上, 亦未能彻底遮盖春光:「喀丝丽……你软绵绵的……好大……」

「噫……喔!」香香公主似遭吻着痒处,蓦地一拗上身,骄人乳球一蹦,便 弹出陈家洛的嘴巴,朝天一甩,泛起白肉乳浪;雪岭闪映口水亮光,奶尖大大, 翘翘红红,顿成世上最美的风景……

可恶!程英的胸部都未被鹿杖客亲过;香香公主却继兰口后,又丧失一片处 女地!如此下去,那还了得!

「住……唔?!」我一句『住手』只喊出一个字,便骤改低吟——双乳两麻, 赵敏呼应陈家洛的胸袭,伸手自我球衣背心腋下穿入,以两颗跳蛋绕震我乳晕: 「嗡~~」

她语气含恨,又难掩戏谑:「上次你欺负完我耳际,就到……这里哦。」
「嗡、嗡~~」跳蛋若即若离,嬉弄乳首;凉凉指头、锐锐甲尖,或刮或弹: 「赵姑娘……哗……你先缓一下可好?不是停,只是缓……等我分开香香公主她 们两个,再慢慢让你报复我……」

「郎才女貌,两情相悦,干卿底事?小淫贼!见一个爱一个,想从中作梗, 夺人所爱?」

脚下忽感异动,我垂眼俯望,只见赵敏轻巧地提起右足,退出鞋头缀有明珠 的鹅黄缎鞋,金鸡独立,一翘脚尖,抽手一扯,便俐落地脱下白色罗袜。
「堵住你嘴巴,方不会打扰旁人呢。加上当日,你也曾塞着我口舌……」
当时,我是用『毒液史莱姆』黏封她唇齿;她此刻竟打算用——

她右手扬袜,悬於我面前:「你很喜欢搔我脚心嘛,就便宜你啰。」

『被动特技』美脚队长『发动!受效果影响的赵敏,变得爱用美腿玉足、鞋 袜脚技,来挑逗玩家了!』

专属技能发挥,赵敏小手佻皮,把一只白袜,晃成游鱼似的:「大元郡主娘 娘,刚刚褪下来的罗袜,都公子要不嗅嗅?」

在『绿柳山庄』已被她勾起恋足癖;如今再添『美脚队长』的魅惑,我乐得 连翕鼻翼,去闻那袜儿:「嗦、嗦……」

新近脱下的袜子,尚带余温,隐隐散发一丝丝汗味、脚味,复带点女儿香, 不单不臭,我连嗅之下,肉棒反硬得撑起了裤裆。

「敏敏的袜儿,香不香?」

「香、香……」

「那还不乖乖张开嘴巴?」

性变态似的欲望,令我极欲跟赵敏的贴身衣物紧密相触,不自觉张开了口, 任她把白袜塞入……

「嘴再掰大些。」

整只罗袜,填满我口,口鼻盈满赵敏的味道,彷彿与她结合为一:「唔……」
「本郡主的袜儿好吃不?」

「嗯……」

她满意地托起我下巴遥望:「好,如此你就无法坏事了。」

放眼望去,我分神间,陈家洛吻够香香公主云胸,猿臂低舒,右手五指早在 撩阴……糟!我不但被点穴动不了,此际更被袜儿堵口,连半个字都吐不来!再 没有人能阻挠姓陈的了!

喀丝丽如非搂住陈家洛,早已站不稳了——回部明珠,双腿微分,河水沾湿 的缕缕耻毛下,男人反手向上,掌心包拢那方寸媚肉,五指齐施,彼拂此扫,你 揉我挑……

「你这里……一定是人间最柔软的所在。」他绵绵情话,轻吻少女鬓角安抚;
掌上毫无迟滞,指甲、指头、指腹,像个花场老手,不断勾起处子的情欲… …

「喀丝丽,你湿了……我摸得你很惬意吧?」天山南北,最诱人的腿根狭间, 男人指尖玩弄,处女泉源源流出清澈圣水……心心相印,她对男儿的勾逗,无比 动情……

耳边的赵敏呼吸起伏,跟我一样瞧得越趋亢奋;可郡主千岁并没自我安慰, 而是拿我来发泄——

她撕了胶带,将两颗跳蛋贴於我两乳,长震不止;又大着胆子似的松我裤头, 拉下外内裤子,释放早就勃起的分身:「啐,瞧你小淫贼……无耻。」

依稀听得她嚥了口水,双手各拈一颗跳蛋,用从后像环抱我的动作,左右接 近肉棒——

「嗡、嗡……」左边的碰上龟头,右边的触及肉袋:「呜!唔~~」

她半臊半喜,在我耳旁窃笑:「在『绿柳庄』你也害得我惨了……换你来嚐 嚐这滋味。」

「嗡~~嗡~~」左蛋贴住龟冠蠕动;右蛋顶着鸟巢按摩,隔着阴囊,以蛋 震蛋……

「沙……」一声水响,使我再向前望,原来是陈家洛双膝下跪,两扶玉臀, 埋头品玉……胡!又被他拔了头筹!

他后脑挡住闺女圣地,难以看清嘴巴动静,但从大大小小、缓缓急急的口交 声响听来,竟也精於舐阴,口技百出:「雪……啜……啧啧……咕、咕~~雪啜、 雪啜~~啧啧啧~~」

河水及膝,水面上皓如白雪的两截大腿,颤震不休;小手乏力地按住陈家洛 脑袋,整个人方没痠软得跪倒;回疆公主弯腰垂头,咬唇连哼,胸前玉兔,偶有 款摆……

没被游戏系统取消的张无忌,剧变成了奸魔;这个陈家洛倒正常得很,唯一 稍显异样的,是性经验看来非常丰富!从亲嘴摸胸,到撩阴品玉,俱尽显他想把 女体嚐玩透彻之心……

「呜、唔?!」胯下快感急增,是赵敏将震幅推上七、八成!两颗跳蛋同时 沿着棒底系带来来回回,越动越快;感觉她目睹一场俊男美女活春宫,亦已春心 萌动,不知不觉,爱抚婆娑起男根来……

呜,棍上爽得很,眼睛也大吃冰淇淋,这体验前所未有!可惜时刻提心吊胆, 害怕陈家洛会在何时拿下公主的清白之身……

水花一溅,陈家洛霍然站起,经品玉刺激,阳物似已十成充血,长逾六寸, 龟首色泽深沉,似曾御女无数……

未藉舔阴令香香公主泄身,分明是吊她胃口,那本像天上星星般明亮,如秋 水般柔情的稚气眸子,经过连番性戏,已迷迷矇矇,隐隐渴求着处子不晓得究竟 是甚么的东西……

「来,帮大哥揉揉。」陈家洛牵引柔荑,接过命根,授以套弄技巧,摆佈喀 丝丽的无瑕葱指,眷顾那话儿每个角落……

「嗡、嗡~~」这边厢,两颗跳蛋停在龟颈两侧,不绝剧震,盘桓不去;我 莫名幻想,陈家洛享受中的阴茎,其实是我的;在取悦我的并非跳蛋,而是美公 主的柔情素掌……

可现实总是残酷的!陈家洛的子孙根被爱人仔细讨好,肿胀至极,便抱香香 公主躺上河中一块平整大石,女下男上,调整体位……

但见他校正姿势,怒昂龟头对准处女秀发般的毛丛,腰身一挺,终於爽快地 没入进去!

「丫~!」嗓音销魂,香香公主裸肩触电般抖震……完、完了!她、她失身 了!

「沙、沙~~」陈家洛摆起腰来,掀动脚下水响;又似是他和她的毛发快疾 摩擦生声:「沙、沙……」

结实男股,穷追猛打,活塞突进,重撞美人下阴,皮肉互撼生响:「啪、啪、 啪!」

香香公主牢抓情郎双肩,腮红似火……呜,我不想再看了!这《书剑》线不 用再跑下去啦!一切已经GAMEOVER……

「很失望哦?」赵敏的门齿轻扯我耳朵:「小淫贼,瞪大你的色眼,瞧仔细 些。」

呜呜,还有甚么好看的……咦?双腿之间,没有……落红?

定睛凝望,我惊喜地发现,陈家洛的肉棒虽然进进退退,但只是紧贴在玉户 上方,水平擦掠,过其门而不入,未有犯禁!哈!太好啦!真是好险啊!
「嗤!他没种开罪那淫王?有色心……没色胆……」赵敏说着说着,耻於启 齿,再没讲下去。

倒是陈家洛如同接过话头,向茫茫然又觉得不妥的香香公主,怅然解释: 「喀丝丽,我若毁你清白,必暪不过亲王,万事休矣……原谅我,只能如此…… 聊胜於无……宠你爱你。」

将最宝贵的物事,奉献情郎的美梦卒告落空;知道己身终归逃不过被歹人玷 污,香香公主再度哭出清泪……

「别哭……大哥爱你……」陈家洛吻泪吮唇,棍棒反覆磨擦少女外阴,虽未 真箇云雨,但从其愉悦神情足可判断,拟似性交的快感,亦够他逐渐攀上高峰… …

吁,真是吓死人了,差点以为香香公主当真失身……不过看见姓陈的仍对她 真吻假干,醋意还是涌上心头呀!

「放心了吧?小淫贼,还未完呢,专心受罚呀。」赵敏坏笑一声,跳蛋输出 功率,豁尽至十成:「嗡嗡嗡~~」

一对乳头、龟颈两侧,四颗跳蛋,如狂颠簸,我咬紧口里袜子忍受,又痠又 酥又爽:「呜……」

「明白我当晚的……不堪吧?嘿!」郡主大人誓不轻饶我,唇舌如蛇,吻遍 我耳脸颈肩;一颗跳蛋,更针对马眼,零距离地钻探那越趋扩阔敞开的裂缝: 「嗡嗡嗡~~」

遥瞥见香香公主的美腿胯间,一条粗长雄茎,前前后后,火速进退……她的 大小花唇,一定如丝幼滑,如果在磨擦的是我分身,那触感一定万分……
意淫妄想,加上赵敏的温唇滑掌和四颗跳蛋,我的马眼再承受不住,崩溃喷 精——

与此同时,陈家洛越操越快,阳具爽到极致,低吼一声,熊腰仰挺,龟头横 空宣泄,接连把好几大泡又多又浓的白沬,尽数洒上香香公主的洁净肚皮,溢满 了浅浅的脐洞……

好赵敏,虽说罚我,却是颇明男儿需要,掌圈柔捋,温柔体贴,让我一一泄 出余精……

「都公子,一来一往,山庄之事,当扯平啦。」赵敏面莹如玉,眼澄似水, 笑意盈盈,不单艳丽不可方物,还自有一番说不尽的娇媚可爱……

「唔、唔唔……」

「想解穴和拿走袜子?你求我哦。」

胡!除了跳蛋,那一组『情趣玩具套装』,我还有『电动假阳具X1』、 『震荡按摩棒X1!』还未用过!总有一天教你知道厉害!

但在那之前,先行行好替我解穴啊!郡主娘娘大人~~

**********************************
陈家洛遂了心愿,温言相哄香香公主几番,两人便擦乾身体穿好衣服,上岸 离开。

我和赵敏暗中尾随:「我要警告香香公主,绝不能任她羊入虎口!」

「她既甘愿为了爱郎,舍身事魔,你这个外人的说话,无凭无据,怎听得进 去?」但她亦好奇事态发展,伴我跟着前方的足迹。

陈家洛两人,率先走出大路,只见路旁停了一辆华贵马车、骏马四匹,有四 男一女,站着等候——

四个男的,分别是一对中年、一对少年,两组双胞胎兄弟。前一对两人身材 极瘦极高,双眉斜斜垂下,脸颊又瘦又长,正似传说中勾魂拘魄的无常鬼一般, 二人相貌一模一样,是一对双生兄弟,系统文字显示名号:『常赫志、常伯志』。
喔,是《书剑》里陈家洛的兄弟手下,『红花会』第五、第六当家『西川双 侠黑白无常』。

后一对少年双胞胎,是两名一般高矮的僮儿,约莫十三四岁年纪,身穿白色 貂裘,头顶用红丝结着两根竖立的小辫,背上各负一柄长剑。

这两人眉目如画,形相俊雅,最奇的是面貌一模一样,毫无分别,只是走在 右边那僮儿的剑柄斜在右肩,另一个僮儿的剑柄斜在左肩。只见两人每根小辫儿 上各系一颗明珠,四颗珠子都是小指头般大小,发出淡淡光彩。

咦?他俩是《雪山飞狐》内,胡斐的徒儿『左右剑僮』!他俩既被系统安排 拼入『红花会』,然则主角级的胡斐亦被电脑抹消了,哈,难怪袁紫衣总拿我来 寻开心呀……

最后一个女的,大约十八九岁,腰插匕首,长辫垂肩;一身鹅黄衫子,头戴 金丝绣的小帽,帽边插了一根长长的翠绿羽毛,秀美中透着一股英气,光采照人, 自是『翠羽黄衫』霍青桐。

「姐姐!」

「喀丝丽!」

妹妹香香公主难过淌泪;姐姐霍青桐痛心地抱紧:「喀丝丽,你……答应了?」
「对……」陈家洛代为回答,忧忧郁郁地朝霍青桐颔首:「喀丝丽愿意为了 天下苍生,万民福祉……牺牲自己。」

说话有气没力,你这个绿帽废柴!只得做爱时才有精神么?

霍青桐满眼怜惜,细问妹子:「你真的……考虑清楚?」

「嗯……」

陈家洛上前,柔声开解霍青桐:「今后喀丝丽就是我……嫂子,大哥将封她 为……『香妃』,你我四个是……一家人了。放心,很快你们姐妹就能再相见。」
霍青桐盈着泪眼,但毕竟是女中豪傑,便放开了妹妹:「喀丝丽,等大事笃 定,姐姐马上去探望你。」

陈家洛吩咐常氏兄弟:「五哥六哥,有劳你们护送喀丝丽,到我大哥身边。」
『黑白无常』拱手领命,陈家洛扶住香香公主登上马车——

再不喝止,就太迟了!我冲了出来,指斥陈家洛:「喀丝丽!去不得!奸王 不可信啊!」

香香公主愣住瞧我:「你是……谁?怎么……识得我?」

我连珠炮发地解释:「弘历只是想骗你顺从!他毫无诚意反清的!你若去了, 最终会枉送性命……」

「住口!」霍青桐拦在妹子身前,极是忌讳我的不祥发言,凤眸怒视:「甚 么枉送性命?胡说!」

陈家洛皱眉打量我:「尊驾是谁?说话有何凭据?」

啐!比身份吗?你是『红花会』,本少爷也是——

「我是『天地会』南方分支,『洪兴社』龙头陈浩南是也!」哼哼,『龙头 棍』在手,输人不输阵!

霍青桐闻言,脸罩寒霜:「你是『洪兴社』龙头?」

她一指陈家洛:「你可知他是何人?」

甚、甚么意思?

手里一空,『龙头棍』已被陈家洛夺去审视:「先师的遗物,你是从何偷来?」
「偷?这是陈总舵主他终临前交给我,传位的证明!」

陈家洛迳自把『龙头棍』收入怀里:「恩师陈公近南,早将大位传我,『洪 兴社』龙头,正是我陈某人。」

「你是『洪兴社』龙头?武林中人都知道,你是『红花会』总舵主……」
「武林中人都知道的,是『红花会』尽皆女将,以总舵主『鸳鸯刀』骆冰马 首是瞻。」霍青桐既怀疑又鄙夷,想来更加不相信我的说话。

呃,冲口而出,一时忘了陈近南确是提过,骆冰乃『红花会』总舵主……可 他却没说,『红花会』竟变成全女班?

「臭小子!」哇!两边膊头如被铁手抓住,骨痛欲裂:「说话颠三倒四!是 元狗奸细不成?」

修练『黑沙掌』的『常氏双侠』,轻易逮住我,封闭要穴:「这傢伙该抓回 去严刑拷问。」

陈家洛应了一声,扶香香公主上了马车;我寸步难移,只得向她大声剧透 《书剑》的关键:「喀丝丽!别相信奸王!不要在宫里洗澡!只可吃新鲜水果! 还有,千万别自尽!你在清真寺等我!我会来救你的……」

可是,赵敏说得对,香香公主完全没相信我的理由,淒然上车,跟心上人、 好姐姐挥手作别。

常氏兄弟赶着马车启程,可恶、可恶呀!咦?赵敏呢?怎么不见了人?
陈家洛、霍青桐心情恶劣,没多瞧我一眼,双双跨上马背,朝马车离开的相 反方向去了;左右剑僮合力搬我上马背,策马尾随——

**********************************
跑了好一段路,天色入黑,四骑人马,抵达草漠上的一处宅第。

我沦为囚徒,被双僮扔进厢房,独自待着,穴道被封,只能瘫坐椅上。这房 间佈置古式古香,却非常突兀地,有一整面墙壁,是巨大透明玻璃——

看穿玻璃,是隔壁的一间偏厅,陈家洛、霍青桐无言对坐,气氛悲戚。一个 没了爱人、一个没了妹妹,都是愁容满面,说不出话来。

陈家洛偶尔长嗟短叹,我清晰可闻;但我鬼吼鬼叫,声音却传不过去。看霍 青桐反应并无异样,可以推测在她眼前的,是一间普通寻常的房间……

这是只能从我这一边,单方面看穿邻房的『阴阳镜』?又是电脑搞出来的现 代穿越产物吧……

问题是,留我在此,想我看甚么了?这宅第大概是陈家洛的,那他应该晓得, 当下他俩的情况,会被我尽收眼底——

贯彻忧郁小生的神态,陈家洛不停斟酒举杯自灌。没用的傢伙!这自己NT R自己的局面,可是你一手做成的呀!

霍青桐看不下去,伸手握住陈家洛手中酒杯:「别再喝了」。

陈家洛将白瓷杯交给她,再为自己斟了最后一杯:「我们乾了吧,就当遥敬 ……喀丝丽。」

陈家洛一饮而尽,霍青桐凝望手上他喝过的酒杯,唇片印上杯沿同一位置… …间接接吻啊!

她似亦想到我所想的,俏脸一红,但迅即轻轻摇首,像要驱走无谓念头: 「陈公子,刚才那个……浑人所说的,会否有一丝半点可信之处?若清王当真无 信无义,那喀丝丽她就……」

「我如没再三确定,大哥反清心意坚定,又岂会劝喀丝丽从他……」陈家洛 的右手,轻按桌面上霍青桐白皙的手背:「绝不可能如那浑人所说,害她枉送性 命云云。」

两手相触,霍青桐又再面红,想把小手抽出来,却被陈家洛温柔握住:「回 想当初,你我偶遇邂逅,互生情愫。若非你的朋友,那个李浣芷女扮男装,跟你 情态亲暱,我也不会误会,你早已心有所属,是我自作多情。」

「若非如此,我便不会认识喀丝丽,移情於她……」陈家洛目光熊熊,深情 地凝望霍青桐:「霍青桐姑娘,不,我能跟你父亲一样,喊你『青儿』吗?青儿, 我思前想后,如果当初没有那一场误会,你我情投意合,必已早订鸳盟。」
意中人骤然告白,霍青桐晶目惊喜一亮,但一转念间,『翠羽黄衫』的巾帼 自矜,似又浮上心田:「这一番话,你何不早说?你当我是……喀丝丽的……替 身?」

「你心里晓得,我并没如此。」陈家洛蓦然一拉玉手,令霍青桐倚他胸膛: 「人生苦短,我俩应当珍惜缘份,弥补遗憾。」

「别……这样……」霍青桐霞映红晕,微微挣扎,却不坚决,似只碍於矜持;
陈家洛左掌捧住她丽若春梅绽雪的脸庞,吻向樱唇——

「不……」『翠羽黄衫』羞偏螓首,婉拒亲嘴,却没推开陈家洛,等同允许 他吻上脸颊:「啜……」

吻如雨下,热情地亲遍秀额、瑶鼻、杏腮、贝耳……霍青桐樱咛一声,身子 先软了一半;再等陈家洛右手爬上她着名的黄衫外衣,隔布一攫之时,英雌仅余 的另一半气力,亦彷似消於无形……

陈家洛右手成爪,在黄衫外感受少女的胸形,摸索几下,整只手掌五指尽张, 仍未能一手拿下……霍青桐不愧是姐姐,乳量还在已经相当傲人的妹妹之上?
突遭吻脸揉胸,霍青桐羞喜难辨,暂没反抗;陈家洛得寸进尺,右手仍作胸 袭,左手无声下垂,轻执黄裙裙裾,逐寸上拉:「青儿,我想……要你!」
喂!差不多的对白,对妹子讲完,又来第二趟?这个精虫上脑的陈家洛究竟 是怎么回事呀?!

「陈、陈公子!」惊觉长裙被掀,守身如玉的回族姑娘警觉过来,勉聚力气, 轻推开陈家洛,站起身来,倒退几步,颊红娇喘:「请你……自重!」

「时候不早,我今晚心乱如麻……要紧之事,我俩……明日再说。」言下之 意,此际虽回绝求欢,但终是接纳对方的示爱了。

这《书剑》的关卡尽是绿帽、虐心的设计么?连霍青桐亦锺情陈家洛,到底 要置我於何地啊?

陈家洛倒没硬来,强笑起身:「嗯,我吩咐他们送晚膳来。」

他一走,霍青桐便坐回椅上,耳脸发烧……唉,我想追求她?料想亦属无望 ……香香公主不在,她跟陈家洛要旧情复炽,何其容易?

一敲房门,左右剑僮捧着托盘,送饭菜来了:「姐姐?」「吃晚饭啰!」
妹妹、陈家洛等事接连冲击,霍青桐微笑着没动碗筷:「我吃不下,你俩吃 吧。」

「不吃饭你会饿坏的!」「至少喝点粥水嘛!」

「好吧……」

「姐姐,你没精神,我来喂你!」「我也要喂、我也要喂!」

双僮可爱,殷切关心,霍青桐无奈苦笑,只得让两人一连喂了好几口粥水: 「嗯,谢谢你们啦。」

「姐姐,香香公主走了,你是不是很伤心?」

「笨弟弟,别问这个啊!」

「没、没关系……姐姐我……还好。」

那弟僮一心逗霍青桐欢喜,自衣袖掏出一条长长的黑布:「姐姐,我们来捉 迷藏!」

霍青桐那有心情:「你俩自己玩吧,我看着就好。」

双僮玩了起来,先是弟弟眼幪黑布,做鬼去抓哥哥。两个小鬼绕着霍青桐跑 圈,轻功满灵活的……

此时,我这边的房门打开,陈家洛悠悠步近;我憋得够了,疯狂数落:「陈 家洛!你才刚……狎玩了香香公主,立刻又打霍青桐主意?你这个淫贼!」
陈家洛好整以暇,拉过椅子,在我身旁坐下:「陈家洛?」

他拿着一条精工蓝染手帕,轻轻抹手:「你是甚么时候萌生了,我就是陈家 洛的错觉?」

甚么?错觉?

他一脸欣慰,望外隔壁,兄僮也做过一趟鬼了,弟僮取回黑布,在对霍青桐 死磨活赖:「姐姐你也陪我们玩一回嘛!一回就好!」

霍青桐连连推却,但拗不过两个稚气小鬼:「好啦,只玩一回哦。」

「姐姐万岁!」右僮省跃地跑到霍青桐椅后,替她眼幪黑布;左僮亦在旁边 指指点点:「绑紧一些!别让姐姐偷看得见!」

没几下子,霍青桐额下鼻上,便厚厚地缠了好几圈黑布,彻底遮住双眼。 『翠羽黄衫』如此被幪住眼睛,像个女俘虏似的,教人不禁遐想翩翩……
陈家洛盯着霍青桐,得意浅笑:「她俩姐妹说我是陈家洛,你就相信了。我 手下说我是陈家洛,她们便相信了。」

「两姐妹都蠢胜母猪,有奶无脑!我略施小计,安排邂逅,演一条夺回『可 兰经』的美男计,两个婆娘便对『陈家洛』发春发浪!」

玻璃另一边,双僮着霍青桐站起,四手拉她,原地转圈:「好,姐姐你转十 个圈,然后来捉我们。」

霍青桐苦笑着连转十圈,两僮双双放手,她却立足不定,摇摇欲坠……
「喔,姐姐你当心呀。」双僮一左一右,连忙拉住霍青桐两手相扶,岂知她 依然脚步虚浮……怪了,习武之人,即使被幪住眼睛、转上几圈,这么容易便晕 头转向?

两僮四掌,两只揽背、两只扶腰,让霍青桐徐徐坐地:「姐姐快坐下,别摔 着了。」

「我这是怎么了……」失态的霍青桐尴尬一笑,扬手想摘下覆眼黑布。然而, 皓腕未及抬起几寸,竟就乏力垂下?

「姐姐想举起胳臂?我们帮你!」站在霍青桐两侧的兄弟,一个绕到她身后, 双手并用扯高两臂黄袖;另一个则用鞋尖从一旁的架子下,勾出一个扁木箱来。
「姐姐忽然觉得……身体不适……不跟你们捉迷藏了。」幪眼黑布上下方露 出来的额头与脸孔,刹那间苍白了许多,声音变得有气没力。难道霍青桐因为失 去妹妹,一时真气走岔?

不!定是陈家洛让她喝的那杯酒、还有双僮喂的那些白粥……下了药?
「对,不玩捉迷藏啦。」左僮摆佈霍青桐曲起两肘,交叠双掌按在脑后;右 僮打开木箱,赫然拿出一副黑皮银扣的SM手铐:「来玩姐姐你呀。」

继赵敏的电动跳蛋后,又有现代性玩具混进这世界来?不对!重点是这对一 脸天真无邪的兄弟,究竟想怎样……『玩姐姐』?

两人联手,熟练地拷住霍青桐。她勉力扭动被紧锁的掌腕,却明显使不出内 力,自难以挣脱坚韧的皮革和牢固的铁环。

「快解开我……你俩再胡闹……姐姐向你们师父告状。」

「胡闹?我们是认真的要把姐姐你,变做小狗崽呀!」「师父?哈哈!」
「姐姐你当真相信有陈家洛这个人哦?」「爹爹他说得没错,你比猪还蠢, 奶大没脑!」

左右剑僮的爹爹?!那不就是……

我大惊望着『陈家洛』:「你、你是——福康安!」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xiawuqing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1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上一篇:下一篇:

相关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