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诛仙】(06)作者:小白安安_哥哥干 哥哥射 哥哥色 哥哥撸 哥哥操 色哥哥 色七七亚洲av 男人天堂

【新诛仙】(06)作者:小白安安
栏目分类:武侠古典   发布日期:2017-06-24   浏览次数:加载中

字数:9208


第六章:惨案

青云门在神州大陆已立派数千年之久,确切的年代已不可考。

立派之初以天下正道自许,除了修仙养气之外,平日也以降魔除恶为己任其 过程跌跌撞撞,曾经盛极一时也曾堕落如斯,但一切都在距今一千三百年左右步 入正轨。

在当时被称为天下武林第一人的青叶道人出世了,他把当时青云派镇派功法 「太极玄清道」

练的登峰造极,把当时声势浩大的魔教妖徒打的可说是毫无还手之力,不但 如此,他励精图治,大力扶助同门,严格挑选传人,青云门从此蒸蒸日上,五十 年间,已是正道支柱,而到了二百年后,便已领袖正道各门诸派。

青叶真人高寿五百五十岁而逝,一生收徒严谨,仅传七人,遂将青云七峰分 置七人,令七脉共传香火。

其中长门居于主峰通天峰青云观中,是一门重心所在。

其余六峰分别为:龙首峰,朝阳峰,风回峰,小竹峰,大竹峰,落霞峰。
其中又以小竹峰最为特别,其只收女弟子,以至于青云门有大半的女徒都出 自于小竹峰。

及至今日,青云门下弟子已近千人,高手如云,声威显赫,与「天音寺」、 「焚香谷」

并列为当世三大门派。

而掌门道玄真人,功参造化,超凡入圣,更是当世一等一的绝世人物。
如今各脉首座正坐在大殿上看着张小凡,林惊羽两人,各自若有所思。
————————————————————————————————-
带领张小凡和林惊羽来的青年道士在门外一整衣袍,恭声道:「掌门,各位 师叔,弟子常箭,奉命将两位小……」

他话未说完,便听小凡大喊一声:「徐姐姐!」

原来在正殿旁的圆柱下躺坐着一名女子,从远处看便可知是名正值妙龄,体 态婀娜的女子。

这女子全名叫徐采,芳龄刚满十七,是女子最为青春貌美的年龄,在草庙村 这人口不多的乡下小村里,她可说是所有村里男孩少年们的梦中情人,清秀的脸 蛋总是挂着大方的笑容,虽然没有火辣的身材却也纤细苗条不时有村里的男人们 去偷窥沐浴也是村中的一大趣事。

但小凡凑近一看便是大吃一惊,只见那女子双眼涣散,唇口微张,在嘴角处 不断的流出唾液直至在衣领处牵了一条丝,在脖颈处有几条似是手指抓下的红痕, 仔细一听,她口中还不断的低语着些什么,这与小凡记忆中的形象实在是大相径 庭。

「徐……徐姊姊,我是小凡呀!」

「徐姐姐……这!?」

林惊羽凑近一看也是惊疑不定。

似是因为被两人叫唤所致,那女子的目光稍稍的聚焦在两个孩子脸上,,嘴 唇颤抖着似乎想跟他们说些什么,但话一出口却变成了一声刺耳的尖叫,徐采忽 然发狂似的扯着自己的头发。

「不……不要啊!!别……别碰我!!呜呜……呜」

两个孩子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吓得不知如何是好。

只见徐采忽然站起身便鬼叫着向门外冲去。

小凡见此情况马上拔腿就想跟上去,却听一声略微沙哑却浑厚有力的声音道: 「别追了!我已派门下弟子好生看护,不会有事的。」

小凡回头看了那道人一眼却还是迈出脚步要追上去,林惊羽一把拉住他的手 臂眼角含泪道:「徐姊姊她……疯了!」,只见小凡的脸色顿时黯淡无光,转身 再次面向眼前各个道人。

刚才在大殿中上演的这一幕也让众人耸然动容,一个个全都安静下来,就连 坐在椅子上的人也有几人忍不住站了起来。

椅子上坐着的六个人,更是气度出众,卓尔不群。

这六人中有三道三俗,其中坐在正中那位身着墨绿道袍,鹤骨仙风,双眼温 润明亮的,便是刚刚叫住小凡的青云门掌门道玄真人了。

林惊羽当下更不多话,拉上张小凡,跑到那六人跟前,对着道玄真人跪了下 去,「砰砰砰」

叩头不止。

道玄真人细细看了他二人一眼,微叹一声,道:「可怜的孩子,你们起来吧!」
林惊羽却并不起身,抬头看着这神仙一流的人物,悲声道:「真人,我二人 年幼无知,突然遭此大变,实在是不知如何是好。您老人家神通广大,能知过去 将来,请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

张小凡没他那么会讲话,尤其??刚才见平时美丽大方的徐姐姐变成那副惨 样,悲痛,只低着头默不作声。

众人见林惊羽小小年纪,身处大变,又面对道玄真人这般名动天下的高人, 说话仍是井井有条,条理清楚,这份冷静远胜过寻常孩童,目光皆落在了林惊羽 的身上。

草庙村惨案,是青云门千年来未曾有过、闻所未闻之事,事情就发生在青云 门脚下,青云门举派震动。

道玄真人接到报告后惊怒交集,立即召来其余六脉首座商量。

此刻除去「小竹峰」一脉首座水月大师未来,其他五脉首座都在座中。
能担当青云七脉首座的人物,自然是青云门中的顶尖人物;而青云门中的顶 尖人物,自也是这世间修真炼道之士中的绝顶人物。

在座之人,个个都是目光如炬,此时都在心下说了一句:「好一块美玉。」
道玄真人微微一笑,道:「这将来过去我是不知道的,但你们居住在青云山 下,我青云门自然不会置之不理。只是我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希望你好好回答。」

林惊羽点头道:「是,弟子知无不言。请真人问话吧!」

道玄真人点了点头,道:「你是怎么逃过这一劫的?」

林惊羽一呆,道:「回禀真人,我昨晚还记得在家里床上睡觉,但早上醒来 却和小凡一起躺在野外一棵松树下,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后来小凡叫醒了 我,我们一起跑回村去,便见到那、那、那个景象,就吓昏过去了。」

道玄真人一皱眉头,看向张小凡,道:「是你叫醒他的,那你又是如何呢?」
张小凡偏了偏头本想说出看见和尚跟一个黑衣人斗法的事情,但旋即又记起 自己刚拜的「师父」

曾告诫他不能说出自己拜师的事情,便动了心思想到:「如果说了斗法的事 情接下来一定会被细问,我恐怕是瞒不住这位真人,那不如什么也不说吧」
决定后便道:「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就到那里去了,醒过来看见惊羽在我旁 边,我就叫醒他了。」

道玄真人叹了口气,叫了一声:「宋大仁。」

「弟子在。」

一个青云弟子应声而出,高大魁梧,作俗家打扮。

刚才他所站位置在一位坐着的矮胖之人身后,看来是那人门下弟子。

道玄真人道:「是你最先发现草庙村一事的,你便把当日情况再说一遍吧!」
宋大仁声音粗亮,道:「是。今日一早,弟子和几位同门师兄弟办事归来, 御空而回。在经过草庙村上空时,弟子无意间低头,竟发现村里有二百多具死尸 堆在一起,惨不忍睹。弟子等人连忙下去查看,只在村后找到这两个小孩,见他 们昏迷不醒,便先让一位师弟送了回来。后来又在一间屋内找到了刚才那名女子 ……」

说到这宋大仁停了下来犹豫着是否要说下去,道玄真人见他如此便道:「如 实说下去吧,他们有权力知??道。」

「发现女子时……她赤裸着身躯全身布满红痕,似乎是……」

「被施暴过。」

小凡与林惊羽听到这话后都是浑生一颤,他们年纪虽小但却也不笨,也懵懵 懂懂的了解道自己的徐姊姊发生了什么事。

「混帐!」

两名小孩同时爆了句粗口,互看一眼同时都感受到对方浓浓的恨意。

道玄真人见两名孩子已然冒出复仇之心,忽觉自己有些冒失,竟让两个孩子 承受这么多事情,叹了口气左手轻拂,袖袍内飞出一颗红色小珠,飞到张、林二 人身前,在他们额上心口滚了几滚,顿时一股清凉之气,透体而入。

不知怎么,他们心中原来紧绷绷的神经似乎也松了松,顿觉心力交瘁,忍不 住便躺在这大殿之上,睡了过去。

道玄真人挥了挥手,站着的众弟子纷纷行礼,然后依次退了出去。

大殿之内,只剩下了他们六人。

这时,那矮胖之人道:「掌门师兄,你现下用『定神珠』暂时安定了他们, 但他们醒来之后,你准备如何处置?」

道玄真人沉吟了一下,转头向坐在左首第一位的道人,问道:「苍松师弟, 你意下如何?」

苍松道人身材高大,面貌庄严,是青云门「龙首峰」

一脉的首座。

在青云门中,除了道玄真人的长门,便以他龙首峰一脉声势最盛。

苍松生性严峻,除了管理本脉弟子之外,还兼管整个青云门中刑罚之事。
青云弟子平日里对掌门道玄真人固然敬仰万分,但最害怕的,却反而是这个 不苟言笑的苍松首座。

当下苍松道人两道浓眉皱起,过了一会,才道:「此事疑点甚多,急切间怕 是查不清楚。但草庙村民一向质朴,我们不可对他们遗孤置之不理。我看还是把 他们二人收归门下吧!」

道玄真人点了点头,道:「不错,我也是这个意思。这两个孩子身世孤苦, 我们是要照顾他们。只是我已多年不收徒了,不知哪位师弟可将他们收到门下?」
这时,那矮胖之人,即青云门「大竹峰」

一脉首座田不易,道:「掌门师兄,依我看来,最好不要让他们二人同归于 一人门下。他们身世相近,若待在一起,每见对方,都会想起往事,如此戾气不 绝,只怕日后不好!」

道玄真人想了想,道:「田师弟言之有理。他二人小小年纪,遭此大变,我 们当要好好化解他们心中怨恨,如此的确不宜让他们共居一处。那就需要两位师 弟来收留他们了。」

说着,他向众人看去。

只见其他五脉首座,以苍松为首的众人目光几乎同时都落在了林惊羽的身上, 溜溜打转,不肯离去,却无人去理会一旁的张小凡。

安静了一会之后,那田不易咳嗽一声,道:「嘿嘿,掌门师兄,你知道我大 竹峰一脉一向人丁单薄,那我这次就替你解决了一个吧!」

这时苍松道人却打断了他,道:「田师弟,这两个孩子身世如此可怜,我们 要给他们的是最好的照顾,而不是顾及我们自己什么人数多少。」

说完,他转头向道玄真人一拱手,道:「掌门师兄,这孩子的确是块好材料, 请让我将他收入门下,我必悉心教导于他,令他成才,以告慰草庙村诸位亡灵。」
道玄真人沉吟了一下,田不易、商正梁等人心里都暗呼不妙,果然过了一会, 道玄真人果然道:「苍松师弟说的也有道理,那就让他投入你的门下吧!」
苍松微微一笑,道:「多谢掌门师兄。」

众人看在眼里,他们与苍松同门已久,知道苍松平日不苟言笑,今日微笑已 是内心极为欢喜,都不由得暗暗气恼。

只是道玄真人说了话,而苍松的龙首峰一脉实力又大,只得把这口气咽了下 去。

道玄停了一下,又道:「那这另一位……」

商正梁咳嗽一声,闭上眼睛;天云眼看大殿的天花板,似乎突然发现那里的 图案特别美丽;田不易嘿嘿干笑了一声,忽然睡意来袭,便要沉沉睡去;而刚才 还没插上嘴便已被人抢走的另一脉「风回峰」

首座曾叔常干脆便入了定,似乎从一开始便没理这里的事。

只有大获全胜的苍松道人冷冷看了众人一眼,但眼里却都是笑意。

道玄真人不禁也有些尴尬,但他何等人物,自然不会说什么这个资质差你们 难道就不要的话,只是心念一动,立时便找到了一个替死鬼。

「田师弟……」

道玄真人的笑容在此刻看来如此和蔼。

最终林惊羽是由龙首峰的苍松道人收入门下,而小凡的去向则是由满不情愿 的大竹峰首座田不易收下会议结束后除却掌门道玄真人外,其余首座皆纷纷请辞 道别,此时在大殿门外石阶上,苍松道人走到田不易身旁道:「田师弟,其实收 徒这回是麻,所谓勤能补拙,也不全看天资阿,你也不必感到失望啊」

田不易冷哼一声「这下可好,前几日水月师太刚收了个惊才绝艳的女徒儿, 今日你也收了个天赋异禀的男徒儿,不若我看你们两家做个媒,让这两个天才娃 儿凑成对算了!」

苍松道人湳难掩得意的笑道:「哈哈哈,田师弟说话不必如此酸涩,不过我 倒是很想见识水月师太新收的徒弟究竟是多么天纵奇才,竟会为了培育她连掌门 师兄亲召的会议都推辞不来了」

———————————————————————————————
张小凡悠悠醒来,怔了半晌,缓缓坐起,往事如潮水,一时涌上心头。
恍如噩梦!。

看向四周乌黑一片只有窗口微微有些亮光透进房内。

吱呀。

「嗯?有人进来了?」

小凡听到门口出有响动便下了床。

「哎呀!太黑了,什么也看不清」

小凡模索了许久,终于走到门口只见屋外明月高挂,哪有什么人影。

「怪了!难不成是我听错了?」

小凡糊里糊涂的走回床榻却惊见有个人坐在床上背对着他。

「是谁!?」

小凡惊疑地叫了一声。

一秒。

二秒。

过了好一会那人也没有反应「阿~~~呜~~~~~~」

屋外有一阵似是狼嚎的声音传来。

小凡想起以前听村里说书人讲故事时曾提过,附近若有狼嚎声则千万不要接 近,小凡无知的问了为什么,只见那说书人表情变得严肃且狰狞,缓缓的说出: 「因为……代表那里闹鬼!!!!特别是长发披肩的女鬼!!」

小凡顿时全身寒毛倒竖,定睛往那人身上看去,背对着他的背影似乎……
长头发!!!小凡这时腿都软了,全身颤抖着不知如何是好,这时那人忽然 满满直起身子站了起来,但依然背对小凡,如果说原本还存有一点侥幸的心思, 这时他完全绝望了,他分明看到了那人站起来时散动的长发!!小凡吓得本想大 声呼救,但却转念一想,莫不是这人是村中惨死的人?是特地从阴间回来转告我 的什么事的?想到此处,顿时觉得似乎有了些底气,鼓起用气慢慢地走向那人一 步。

二步。

那人与小凡仅剩一步之遥,从这么近的距离看,见那人身高比小凡高了半个 头,只看背影也可感觉此人身材曼妙纤腰翘臀,小凡已经确定这是个长发女鬼了!!

小凡颤抖着伸出手搭在她的肩膀,手到之处只觉肌若无骨,柔嫩至极,但他 却毫无品尝的心思,整颗心都悬在了一起。

「那那。那个……请问……妳……」

话还没说完,只见女人缓缓的偏过头,慢慢地转向小凡。

当她完全转过身面向小凡时,小凡几乎完全崩溃,只见那女人整张脸都是鲜 红色的!连五官都没有!「鬼鬼鬼……鬼呀!!!」

小凡连滚带爬的想要逃离这里,可惜他手脚早就被吓软了,根本使不上力。
「呵呵呵……」

小凡正当觉得自己死定之时,发现后面的女鬼竟然在笑!小凡忽然觉得一阵 悲哀,疼爱自己的爹娘,还有村里的大叔阿姨们都在一夕之间全死了!从小长大 的村子也成了废墟,现在轮到自己了,竟然还要被一个女鬼取笑!心中悲愤不平, 站起身决定做最后的抵抗,原本打算想要先大骂女鬼一番壮大声势的小凡,一见 到那没有五官的脸就变成结结巴巴的道:「妳妳妳……真真……真是鬼吗?」
「呵呵呵,是呀我就是鬼呀!」

「承承承承承认啦!!!鬼承认自己是鬼啦!」

小凡在也承受不住,发狂似的冲向屋外。

碰!小凡撞到什么东西跌坐在地「你醒来了啊!一大早就这么精神啊!」
张小凡抬眼看去,认得是当时在通天峰上见过的宋大仁,身子高大,相貌粗 豪。

「宋大哥!救救我啊!」

小凡扑到宋大仁怀里哭喊着。

「这……这怎么啦?」

「里里里面有鬼!!」

「啊?」

宋大仁满脸疑问的看着张小凡,却见他满脸恐慌不似在说笑,于是示意他待 在门外让他去查探一番,过了好一会宋大仁走出门外对小凡笑了笑道:「里头什 么也没有啊!想必是小师弟你太累了所以做了个恶梦」

「不是作梦的!那女鬼整张脸都是红色的,连眼睛呀鼻子什么的都没有!」
宋大仁听着小凡的描述先是楞楞的想了一会儿,然后似是想明白了什么,哈 哈笑了一声道:「小师弟你不必担心,恩……我想你等会儿后就明白是怎么回事 了」

小凡将信将疑的应了一声「嗯!?宋大哥你叫我什么?」

宋大仁微笑着把田不易已收他为徒一事说了一遍,当然那日在通天峰玉清殿 里,青云门各位长辈之间发生的小小争执,他是不知道的。

张小凡听了,一时茫然,青云门在他这般农家子弟心目中,当真是和神仙一 流的人物,他自己绝没有妄想有朝一日,自己也会有机会入青云一门。

只是,这代价却不是他所愿意付出的。

他咬了咬牙,终究知道多想无益,张口叫了一声:「宋师兄。」

宋大仁微笑点头,道:「好好,小师弟,你这一睡可一下子过了一天一夜, 大概也饿了吧?」

张小凡本来还不觉得,但被他一说,肚子登时「咕咕」叫了两声。

宋大仁笑道:「来,小师弟,我们先去吃些东西,顺便我与你说些本门情况, 然后再一同去拜见师父师娘,见过其他各位师兄。」

张小凡跟着宋大仁向着厨房走去,从他口中得知,大竹峰一脉自从青叶祖师 座下四弟子郑通开始,传到现在田不易手中共六代,情况一直如此,人丁不盛。
现在师长一辈,除了首座田不易,只有另一位师叔苏茹,也就是田不易的妻 子。

他们生有一女田灵儿,今年十三,比张小凡大了两岁,所以张小凡在这里是 名副其实的小师弟。

而在田不易众弟子中,宋大仁是大师兄,依次往下有吴大义、郑大礼、何大 智、吕大信、杜必书在厨房吃过东西,宋大仁便带着张小凡来到大竹峰主殿「守 静堂」

堂前摆了两张椅子,坐着两人,一人是田不易,另一人是个安静端庄的美妇, 看去三十多岁,风姿绰约尽管身上衣服将自己掩个紧实,却??依然能看出她身 材的火辣,修长的双腿,纤细的蛮腰,最要命的是胸前那伟岸的隆起,在她身旁 站着个小女孩,眉目清秀,一双明眸水汪汪的,极是灵动,惹人怜爱,但这时那 女孩突然背过身不知在弄些什么,然后一个转身她整张脸都被一块似是红布给包 裹住。

「鬼鬼鬼……鬼呀!!!」

田不易脸冒青筋,哼的一声没有发作「呵呵呵~~笑死我了,真是好玩!」
那女孩双手一动,她脸上的红布就像活物一般灵巧的在空中旋转几圈,最后 落下批在女孩肩上。

这一幕让小凡看得目瞪口呆。

「灵儿,不许欺负小凡。」

那美妇爱怜地摸了摸女孩的头,女孩俏皮的吐出小巧的丁舌扮了个可爱的鬼 脸道:「我才不会欺负他呢!」「

「好了,开始吧」

田不易脸色难看的发了话,小凡不知所措的楞在原地,宋大仁见此悄悄地说 了句:「赶紧磕头拜师!」

一场闹剧结束后,小凡总算正式入了青云门,田不易哼了声把他交给宋大仁 便转身就走,众人还没开口,田灵儿便兴奋地把脸凑到小凡面前轻笑道:「咱们 又见面啦!」

田灵儿一头淡褐色的长发,圆圆的大眼睛别说有多水灵了,女孩小巧的琼鼻 更是锦上添花。

「这……连徐姊姊也没这么漂亮呀」

小凡脸色通红,一颗心扑通扑通地狂跳。

「脸红啦!嘻嘻,师兄你们看,他见了我会脸红呀」

堂内顿是一片哄笑。

「灵儿,别欺负小师弟呀」

苏茹柔声道。

「我才不会呢!喂,快叫我师姊」

小凡虽然被取笑而有些羞怒,但见到田灵儿喳着眼睛俏皮的模样,总觉得怎 样都没关系了。

「师姐!」

「嘻嘻,乖喔,以后好好听师姊的话,师姐会好好疼你的喔」

——————————————————————————————-
夜晚大竹峰

「不易,虽说小凡资质或许没有林惊羽那么高,但今天看下来,似乎也并不 愚钝,你也不必如此气恼」

田不易哼了一声并未答话,其实今早田不易会对小凡冷眼相看并不是真的因 为他资质不佳,他座下弟子除了自己的女儿算得上奇才之外,其余六名也都是资 质普通,前日好不容易有机会收下一个有天分的徒弟却被自己的死对头苍松道人 给抢了去,事后还得被那老道「好言相劝」一番

这实在让他咽不下这口气,只好出在这个可怜徒儿身上了,但他天性好面子, 怎能说出这等幼稚的原因呢?苏茹似乎看出丈夫的固执,笑了一笑便从后头抱住 了田不易肥胖的身躯道:「再过几年就是七脉会武了,我知道你正心烦,这几日 我也好好」指导「他们

田不易明显地感觉到有两团嫩肉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背后,而那双白嫩的小手 轻抚自己的胸膛,他只感到全身一片火热,一个转身便把苏茹横抱放到了床榻之 上。

苏茹抚媚的笑了,一只手轻抵在田不易的胸膛,另一只手往下探去隔着裤子 握住一根火热坚硬的棒状物,要是由其他弟子见到这个画面必定会大吃一惊,平 常端庄贤慧的师娘,竟会如此风骚。

田不易的喘息声愈来愈大,看着自己的娇妻淫荡的模样便让他兴奋难耐,同 时新中更是感到一片自豪,苏茹出自只收女徒的小竹峰,在那清一色皆是女人的 地方中她仍然是鹤立鸡群,一直以来都是男同门角逐的对象,如今却摆出如此风 骚的模样任由我摆布,这怎能不让人骄傲。

田不易一转眼就把全身衣物脱个精光,全身肥肉都在抖动,但苏茹却完全不 觉反感,反而凑上前去伸出红润的丁舌舔拭田不易的胸部,田不易粗暴的揉着苏 茹的大奶,只觉得不过瘾,便伸手扯开她的衣服,他粗鲁的动作让苏茹白了他一 眼,但还是顺从的任由他摆布,此时苏茹身上只剩一件鲜红色的肚兜,其中还绣 着几朵蓝玫瑰的图案,田不易隔着肚兜用力吸她的乳头。

「嗯!太用力了呀」

苏茹甜甜的哼出了一句只见此时胸前虽然隔着肚兜,但前端却因田不易吸吮 后留下的口水而印出奶头娇美的轮廓。

田不易再也把持不住,手一扯变把苏茹最后的防线解除了,一对有木瓜般大 小的白嫩乳房挑动着进入了视线,前端是淡褐色的乳晕,她的乳晕算是偏大的, 或许是因为哺乳过孩子的原因。

田不易用力的感受这对大奶的触感,不断的用力搓揉,直让苏茹娇呼连连, 下身一挺,首先感觉到前端有嘴唇形状的糅软物,并且已经流出不少透明的汁液 溅到棒身,田不易的肉棒虽然只有10厘米,但却粗大非常,才进去一个龟头就 让苏茹美目紧闭全身酥麻,直到整真肉棒进入大半时,田不易大笑着说。
「这里面分明已是洪水泛滥,师妹可是想要很久啦?」

「阿……死相!不许你这样说我!还……还不是你刚刚一直弄人家胸部,嗯! 明知道人家那里很敏感的」

噗滋噗滋肉棒不断进出,不断有水从苏茹的小穴喷出,在两人性器交合的正 下方形成一片水渍。

田不易把苏茹秾纤合度又白又嫩的双腿抬到肩上,全身肥胖的身躯压在苏茹 身上疯狂的挺动下身,如此激烈的交合让苏茹满脸通红,淫叫几乎都要变成尖叫 了!「嗯!好……好粗!……太粗了!别……啊!喔~别动这么快呀,好胀阿! 恩~」

「呼!呼!呼!」

田不易一阵粗旷的喘息后忽然全身颤抖着持续了十几秒「太棒了!师妹,跟 你做实在是太爽了!」

说罢田不易便趴在苏茹身上一动不动苏茹呼吸渐渐平稳,全身因激烈性爱的 红潮逐渐也退去,如果这时田不易起身一看的话就会发现苏茹的脸上带着些许的 落寞……以及……

不满足。

————————————————————————————————-
小凡独自躺在房内,不断的默念着一些难懂的话,如果此时有天音寺的僧人 在旁听道的话便会发现这竟然是他们镇派功法大焚般若。

小凡谨记普智的交代,只在无人的夜晚才修练这门功法,但她此时却陷入一 阵迷茫,今日他的大师兄交给他了青云门的入门功法太极玄清道,但此时他却发 现普智交他的修练的吐纳,运转周天竟跟太极玄清道完全相反,这让小凡不知是 好,他很想去找师兄解惑,但他又答应普智不跟任何人提起,最后想起普智的音 容笑貌,想必他不会害自己,便继续修行直至运转完一整个周天后才惊觉自己全 身发热难耐,浑身如火烧般的难受!最后就在一阵火热中昏睡过去。

隔日清早小凡迷忽地睁开爽眼,觉得全身酥爽,昨晚的火热已经烟消云散…


……

除了一处依然火烫。

小凡疑惑的看向那被高高搭起的裤裆,前些日子偷看徐姐姐洗澡时,自己也 会全身燥热,下体鼓胀,而早晨刚起床时也会有类似情况。

所以小凡也一直认为这是正常的事情,但却从来没有向今天这样火烫坚硬, 他只觉得那处热的发荒,但又不知该如何是好。

「小凡,起床啦!」

一声高亢悦耳的女音从屋外传来「灵儿师姐!?」

小凡忽然觉得一阵热血上涌,只觉下体更加火烫了。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9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上一篇:下一篇:

相关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