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风月录】(04)作者:梦里人生_哥哥干 哥哥射 哥哥色 哥哥撸 哥哥操 色哥哥 色七七亚洲av 男人天堂

【江湖风月录】(04)作者:梦里人生
栏目分类:武侠古典   发布日期:2017-06-24   浏览次数:加载中

字数:9887


第四章:父子之谈

苏明轩从静溪庵回到家后,没有停歇就去了苏越的书房,却被告知苏越还在 府衙没有回来。苏明轩抬头看了下天空,太阳才西斜过半,大约是申时距离散值 (古代的下班)还有很久,他拍了下脑袋自言自语道:「真是急煳涂了!」
那长州府府衙距离苏府并不算远,苏明轩徒步只用了不到一刻钟。府衙门口 的衙役见了苏明轩自然知道他是苏府二少爷,不敢阻拦任由他大摇大摆地走了进 去。

苏明轩穿过前院进了正厅,只见裡面竟然热热闹闹站了数十人。他正要进去, 就听见自己老爹苏越大声说道:「诸位捕头捕快现在就骑了马匹到城裡城外各大 镇子集市,张贴佈告宣传呼号。驿丞派驿卒带着公文前去各县衙通告,务必在今 日将消息传遍州府各地。」那交头接耳的数十人纷纷告辞,涌出正厅。

苏明轩的三伯苏慧在人群中看到了站在门外的苏明轩,挤将过去道:「明轩, 你也听到消息过来了?」

苏明轩有些摸不着头脑,疑惑地问道:「什么消息?我是来找我爹的。」
苏慧言语中带着兴奋:「数日前蜀国向我们楚国称臣了,那蜀王徐勐将会带 着朝臣和贡品在这次西苑宴上向我楚国正式称臣。」

「这也太快了!朝廷的大军才出发了三个月,此时也就刚到蜀国吧!」苏明 轩听了这个消息,大吃一惊。

「驿站传来的消息说是楚王瞒天过海悄悄藏身大军之中,打了蜀军一个措手 不及,蜀国连连溃败,都城蓉城被围困,蜀王不得以才投降称臣。」苏慧附耳低 言,「不过我并不相信这鬼话。蜀国王室徐家和阴阳宗关係非凡,阴阳宗这些年 锋芒毕露,仅仅他一门就有五位先天宗师,而且宗主玄阳子和楚王功力相当,就 算楚王去了又能怎样。除非楚王拉拢了楚国境内一直保持中立的青城派和唐门才 有可能,若是再拉拢了姜家、乌家和雪山剑派就能不费吹灰之力将蜀国拿下。不 过楚王到底用什么条件办法拉拢了他们才是重点。」

「苏慧你在那裡跟明轩小声说什么呢?」原本熙熙攘攘的人群散去,留在门 口的苏慧和苏明轩立刻显眼起来,自然被厅裡的苏越等人看到了。

「我先去办公事了。」苏慧留下一句话,兀自跑了出去。

苏明轩听出是自己熟悉的钱通判的声音,还没抬头就笑着道:「三伯给我说 蜀国称臣的大事呢!」

「明轩,你好生没礼貌,怎能这样和你钱爷爷说话。」苏越瞪了苏明轩一眼。
「无妨无妨,我就喜欢明轩这小子,敢和我这老头子打趣儿。」钱通判连连 挥手,老脸上的小眼都快笑没了,「我家那一群儿孙全是榆木疙瘩,我见了就生 气,就想揍他们一顿。」

一旁的方县尉也附和道「钱通判说得对,要是家裡的人都彬彬有礼、规规矩 矩,岂不难受死人。」

苏明轩上前来恭恭敬敬行了个礼道:「明轩见过钱爷爷、方县尉、钱主簿。」
「你这小子找打是吗?我刚替你说了好话,你就来噁心老爷子。」那钱通判 毫不领情。

「明轩,恭喜你入了开窍,前途无量啊!比我可强多了。」一直没有说话的 钱主簿走上来拱手祝贺。

「比你这个小兔崽子确实强多了,老子当初不知道怎么生的你。瞧这细胳膊 细腿儿的,只能捏个毛笔,跟个娘们儿似得。」钱通判和自己儿子说话也没大没 小。

「谢谢钱大哥。」苏明轩赶紧回礼。

钱主簿趁机发出邀请:「今日我便做东,请你和你大哥,还有方家几位兄弟 一起去迎春院喝花酒吧!正好庆祝你突破开窍。」

「哈哈!这可是个好机会哟!据说你们苏家不许男子开窍前接触美色,你小 子憋的够呛吧!」钱通判又胡言乱语起来。

苏明轩没有回答,而是有些为难地看着苏越。

苏越却表示支持:「明轩,既然有德请你,你便去吧!」

「那便有劳钱有德大哥破费了。」苏明轩高兴的答应下来。

众人又是说了一会儿话,苏越突然想起来:「明轩,你前来府衙可是有事情 找我。」

「是有些事情……」苏明轩见这裡还有钱爷爷、方县尉、钱主簿和几个小吏, 实在不是说话的地方,因而有些犹豫。

钱通判老成精,笑哈哈的站出来道:「知府大人,如今申时已过,衙门裡也 没甚么公事,不如就此散值。」

「也罢,散佈消息之事已安排下去,我等就此散值各自回去休息吧!」苏越 亦是顺水推舟。

一干大小官吏依次告退离开,只留下了苏越父子。

见人都离开了,苏明轩急切地说:「爹,我想娶了苏樱雪做老婆。」

苏越处惊不变:「有多想?」

「现在就想。」

「你昨天才看上陈紫玉,今日就又想女人了。」

苏明轩有些急了:「这不一样,昨日只是一个没有名分的侍妾,今日我是想 要娶樱雪做正妻。」

苏越依旧面无表情:「的确不一样。你若是想要纳樱雪做妾,我现在就允了。 你若是想要娶她做正妻,现在不行,得再过两年。」

「这是为何?」苏明轩声音放缓。

「你怎么不着急了。」苏越还有心情打趣苏明轩。

「爹,你又不是蛮不讲理的人,你这么说肯定是有道理的。」苏明轩对自己 老爹还是蛮佩服的。

「先坐下吧!」苏越坐下,端起茶水润了润喉咙接着说道:「你为何总是对 这些外面来的女子感兴趣,先是看上了紫玉又看上了樱雪。怎么就是看不中家裡 长大的苏婷、苏婕、苏莹她们。」

苏明轩摸了摸头,有些尴尬:「苏婷姐太冷、苏莹脾气不好、苏媛又太丑、 苏婕年纪还小,而且和她们在一起太久了,我总觉得她们就是我的亲姐妹,实在 起不了心思。」

「是陈紫玉和苏樱雪比她们几个会勾引人吧!」苏越一眼就看穿了苏明轩的 小心思,「一年前,妙玉最早告诉过我陈紫玉勾引你的事情,后面其他人陆陆续 续还报告了十来次。你小子倒是有股狠劲儿,任凭她怎么诱惑你,就是没和她越 过底线,反倒是努力练功早早突破到了开窍期,才来找我。让你爹我打心底裡佩 服。这次,怎么才一天不到就被苏樱雪勾去了魂儿?」

苏明轩被揭穿了老底,依然理直气壮:「我坏了樱雪的清白身子,自然要负 责。」

苏越对苏明轩的理直气壮轻蔑一笑:「你怎么知道她的身子是清白的,就凭 落红吗?」

「哪有落红……」苏明轩刚一出口,就看到苏越看傻子一样的眼神,赶忙接 着把话说完,「我是说,我看了……还……摸了樱雪,并没有给她破身。」
「又没破身何有坏了清白之说。」苏越说出这话时毫不觉得羞愧,而后又认 真地对苏明轩讲道:「就算见了落红,也不一定就是清白的。据我所知魅宗、阴 阳宗就有修补女子阴户的法门,这两宗用这法门不知骗了多少人,无论青年才俊 还是积年强者都有中招。想当年,我有一位朋友石山就被魅宗魔女迷得晕头转向, 最后被採补的气血亏空境界跌落,武道之路自此断绝。而那些一流顶尖的世家大 族更是精通此法,他们常用此法联姻或是笼络才俊。唯一比那邪魔歪道好的就是, 他们只是骗人感情没有伤人性命,但是一样的无耻低劣。」

「可是妙玉带着樱雪在我们苏家也生活了差不多九年了,她们的底细我们都 清楚。樱雪肯定不会像那些魔女……」苏明轩又想辩解,却被苏越打断。

「妙玉的底细,你爹我与她同床共枕这么多年心裡自然清楚。你娘早早病死, 我剩下的三个小妾,李氏总想着为自己娘家谋利,莲儿是我的侍女品行很好但性 子太过柔弱,黄氏因为偷腥被休。后来我又纳了妙玉为妾,虽然她以前的经历不 怎么光彩,可来到我们苏府这些年既没有偷欢也没有做什么错事。况且她已经三 十六岁,也没什么心劲儿去折腾了,就是想要个正妻之位求个后半生的安稳,我 便遂了她的心愿。」苏越说道这裡,话锋一转,「但是苏樱雪怎么样,我就说不 准了。樱雪年纪还小,没经历过什么事情,不像她娘妙玉已经尝过了酸甜苦辣, 她还不清楚她自己喜欢什么样的男人、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是做个富家夫人还是 江湖侠女又或是贵妃皇后?」

「爹,我还是不太明白。」苏明轩平日裡很是聪明,这时候却迷煳起来。
苏越歎了口气道:「你也是聪明绝顶,为何见了美色就犯煳涂。苏樱雪之前 一直与李兴文眉来眼去,昨日家宴上妙玉提出你俩的婚事时她还在反对,今日却 突然对你投怀送抱,还让你又看又摸的。你就没觉得有问题吗?」

苏明轩经过苏越的一番提点,突然醒悟过来:「你是说樱雪在用所谓的清白 欺骗我的感情。可我觉得平日裡樱雪姐还是蛮不错的,也就耍些小聪明,想不到 她竟然这么坏……」

苏越忙开解道:「这不一定是樱雪的主意,可能是妙玉指使她这么做的。妙 玉一直希望樱雪能嫁个好人家,那李兴文是个娘娘腔,妙玉自然看不上。我估计 她是昨晚家宴上听到大家都说你前途无量,一时昏了头,才给樱雪支了这招吧!」
「这样啊!可我今日亲了摸了樱雪,还向她保证要娶她做妻子,这该如何是 好。」苏明轩想起今日的所作所为,懊悔不已。

苏越安慰他道:「怕什么,不是有老爹我吗?我晚上回去就给妙玉解释。你 莫要懊恼自己,也不许怪罪樱雪那丫头。过上两年,你俩要是真的情投意合,再 谈婚乱嫁也不迟啊!老爹我二十一岁才娶妻,那时候我都有三个小妾了。」
这下子,苏明轩心中的鬱结一扫而空,他喜笑颜开道:「爹,还是您老见多 识广,三言两语就把我一筹莫展的难题给解决了。」

「明轩你毕竟还年轻,以后不管是武技还是这等羞于启齿的事情,若是难以 决断,都可以先来问问爹爹。」苏越见自己儿子忧愁尽解,也很是满足。

「爹,您不是从不允许我和大哥去那妓院裡喝花酒吗?今日怎会如此大方?」
苏越敞开嗓子笑道:「你可以去,你大哥不行。主要是害怕你们喝了花酒, 趁着酒劲坏了童男身。武者若是在蓄气期坏了童男童女身,丢了那一股先天精气, 会给突破蓄气期进入开窍期增加不少困难。除了寥寥几个精通阴阳互补之道的门 派世家,其他一些比较大的世家门派都会要求门中子弟在开窍期以前守住童子身。 这已经不错了,那纯阳宗甚至要把童子身守到先天之后,就算天纵之才也要憋到 二十多岁才有可能。」

「这岂不是说有人可以在二十多岁晋级先天?这也太厉害了吧!」苏明轩有 些不敢相信。

「据说玄女素心门的门主都是在二十岁以前晋级先天,只可惜玄女素心门隐 秘飘淼,从没见过它的门人行走江湖,也不知道宗门所在,所以很多人都觉得这 是个假话。」

苏明轩听了前面一句话都有些懵了,但听完所有话长舒一口气:「原来是江 湖众人以讹传讹的空话。」

苏越马上就给了苏明轩当头一棒:「但是当今楚王二十二岁晋级先天就是实 打实的真事儿了。我比楚王还大了两岁,那时候才开了四窍。」

苏越说起楚王让苏明轩想起苏婷昨天讲的故事:「楚王也太厉害了吧!我曾 听苏婷姐说过,阴阳宗宗主玄阳子在几年前的西苑宴上挑战过楚擎苍。可是她只 讲了个开头后面没说,您那时侯不就在场吗?那玄阳子厉不厉害?他们最后谁赢 了?」

苏越想起往事,心中感慨万千:「九年前,我三十二岁已经是九窍高手,那 时候我志在成为先天宗师。楚王和玄阳子的对决对我而言真是天大的机会,有不 少前人强者就是通过观摩高手对决而晋级。我心神专注,可是楚王和玄阳子仅仅 交手三招就大笑言和,我却连一招都没看懂,甚至根本没有看清他们是如何出招 又是如何招架的。」

「先天宗师这么厉害吗?爹爹距离先天一步之遥竟然有如此差距。」苏明轩 神往不已。

苏越解释道:「九窍和先天的差距虽然非常大,但是还没有如此之大。我们 常说的先天宗师并不准确,先天其实还分为三大境界:炼气化精、炼精化神、炼 神入体,这三大境界每一步比九窍到先天还困难,修炼到炼神入体境界的先天宗 师又被称为大宗师。最后精气神三者合一就能脱胎换骨成就地仙。西苑宴那时候 的楚王和玄阳子就已经到了炼精化神境界,要不然楚王怎么能够力压各大世家门 派强者被尊为楚国第一人。」

「原来先天宗师还有这么多划分,那您以前怎么不告诉我。」苏越的一番话 让苏明轩大涨见识。

「以前你还只是锻炼筋骨的武道初入者,后来也只是正在蓄气的普通武者, 给你说那么遥远的东西只会吓到你。现在你入了开窍期剑法初成,也算是一位小 小的高手了,给你说这些是想鼓励你,希望你能目光远大,努力修炼。」

说到这裡,苏越激动地站起来,挺直了身板正视着苏明轩道:「我原本打算 到了西苑宴才给你说这些话的,今日说了这么多,便一併告诉你吧!等你到了金 陵参加过西苑宴,就会知道天下之大,才子佳人之多,武道之强横。没有足够的 武技修为在身,女人、地位、钱财都是浮云,要么找不来、要么保不住。若是成 为先天宗师,女人、地位、钱财随手就有。那楚擎苍不知道干了多少杀人夺妻、 抄家灭族的事情,威压楚国数十载,至今依然逍遥,凭的就是那身绝世武艺。我 不希望你像楚擎苍那样威震一方肆意妄为,但也希望你能放开儿女情长,一心修 炼好武艺,日后做了先天宗师与你大哥一起让我苏家兴盛繁荣。」

苏明轩亦是站起来铿锵有力的说道:「爹,我明白了,我一定不负了您老的 期望。」

「也莫要太过在意,如今你入了开窍期就算是成年了。自然应该享受女人, 陈紫玉虽然年纪大点,但是风韵犹存、身姿曼妙,实乃尤物,她以前用了太多息 肌丸,那息肌丸让她肌肤香嫩的同时也终身无法怀孕,因此你可以尽情淫玩,就 算她暗地偷腥,也不用担心她给你生下个绿帽儿女。至于樱雪,她身份特殊,不 同于陈紫玉,你要多些心思。若是她对你有情,自然随着时间水到渠成,何必纠 结于一时。」苏越见天色已晚,便拉着苏明轩往府衙外走去,一边走一边小声对 他说,不知不觉出了大门。

早已在府衙外等待的管家忙迎上去,行了礼道:「老爷,二少爷!请上轿。」
苏越对来到府衙接他的一行人吩咐道:「明轩要去迎春院赴宴,苏忠和苏义 你们两个跟着前去保护他。」

轿子刚在迎春院门前停下,就有一个管事打扮的后生迎了上来:「可是苏家 两位公子来了?」

苏明轩很少乘坐轿子还不习惯,不等轿子放稳就跳了下来对迎上来的后生道: 「我大哥因故不能前来,只有我一人过来赴宴。」

「请苏公子随小的进去,几位爷都已经到了。」后生做了请的姿势,走在前 面带路。

苏明轩带着苏忠和苏义跟在后面,苏明轩常听别人说起青楼,却一直不得入 内一观,今日进了这迎春院,却大失所望。回头问两位护卫:「忠叔义叔,这迎 春院看起来不怎么样啊?地方不甚宽敞,装饰也有些陈旧了,人也没几个。」
「少爷,这长州城裡的青楼就数迎春院最大了,虽然这栋阁楼年头久远有些 旧了,但是这裡的姑娘却嫩的很。」

「少爷,这长州城的青楼当然没办法和金陵城的相比。」

没说几句话,就来到了那间最大的正房前,苏明轩迳自走了进去。

宽敞的房间裡铺了厚厚的地毯,五隻小桉几呈弧形摆放,空出了由屋内垂帘 到屋子中央的大片地方,已经有四人落座于两边,恰好空出中间的主位。这四人, 除了钱有德年纪大些,方家三兄弟皆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

几人见苏明轩走进来,纷纷起来,又是作揖,又是行礼,口中称呼亦是各异: 「明轩老弟。」「苏公子。」「苏家二哥。」「明轩哥哥。」

苏明轩回礼道:「我们几位兄弟相识已久,何必生分。大家也清楚我苏家的 规矩,我哥哥明杰却是无法前来了,倒是明轩对不起诸位。」

「我们早就知道明杰来不了,你瞧,连他的桌位都没有准备。」钱有德笑的 甚是猥琐,和平日裡在府衙的样子大相迳庭。然后他朝着一旁的侍女吆喝道: 「我们兄弟已经到齐了,快些端上酒菜。」

很快,一群侍女托着盘子鱼贯而入,给每张小桉几摆上几样精緻的小菜和一 小壶美酒,而后依次离开。屏风后面响起奏乐,接着六个身穿华丽裙衫的舞姬从 垂帘分成两列,环形而入在各桌前行了万福礼,皆是二十上下,身姿妖娆,容貌 还算清秀。然后做小碎步在中央聚拢成花形,跳起舞来。

这般场面,苏明轩在家中也常见到,自然没多大乐趣,倒是钱有德和方家三 兄弟看得颇为沉醉。但是只过一了一小会儿,苏明轩的呼吸也炽热起来。中间的 舞姬随着乐声,舞动幅度逐渐大了起来,那裙摆飞舞起来,十来条白花花的玉腿 让人迷醉。可惜,后面再没有出现更大的诱惑。

舞蹈结束,六个舞姬并未离开,而是来到了诸人身边。苏明轩坐于主位自然 是被两位舞姬伺候,一左一右搂住了他的胳膊。左边的舞姬俯身进苏明轩怀中, 抬起秀脸张开小嘴,苏明轩正好可以看见她胸前半掩的白腻和通红小嘴裡打转儿 的香舌,右边的舞姬端起酒壶向小嘴儿倒上一汪儿清酒,那舞姬并未喝下,而是 轻轻含住起身送往苏明轩嘴中,苏明轩一把含住那红唇,将美人儿口中的酒液吸 允吞下,只觉得香甜甘洌,却不知是美人的嘴更香还是那酒更香。

苏明轩痛吻了那献酒的舞姬一番,将她吻的瘫软在怀中,然后抽出左手抱住 她问道:「不知两位美人儿叫什么名字?」

右边的舞姬答道:「奴家叫云儿。」怀中的舞姬红着脸:「奴家叫香香」
「怪不得刚才的酒那么香甜。」苏明轩调笑了一句,双手开始在美人儿身上 乱摸起来。

这花酒喝到酉正之时,钱有德把持不住,先行告退,抱着怀中的舞姬去了卧 房,不多时裡面就传来了断断续续的呻吟之声;方家三兄弟受了影响,亦是抱了 美人告退。

这花酒喝的苏明轩有颇些鬱闷,怀中的两位舞姬实在比不上陈紫玉和苏樱雪 那般美艳,连番逗弄却生不起多少慾火,这四人纷纷告退去享受鱼水之欢,苏明 轩正好可以脱身。

洁白的月光穿过清澈透明的天空照射下来,给夜晚的苏府披上一层轻纱,内 宅的庭院裡,无论假山池水还是绿树繁花都如同白玉凋铸,带着朦胧的色泽。
苏明轩从迎春院回来后,正要穿过庭院的长廊回翠竹园,无意中看见那静谧 的庭院中隐隐约约似有人影。他顿时起了疑心,从长廊岔路向庭院走去。

玲珑嶙峋的假山旁有一个娥娜翩跹的少女,月白的衣裙、雪白的肌肤和那皎 洁月色融为一体,犹如姑射神人。

「樱雪,这么晚了,你怎么一个人在这裡. 」苏明轩走近了看到是苏樱雪独 自一人在那裡,有些疑惑。

「我……我觉得屋裡有点热,想要出来乘凉。」苏樱雪说话时有些吞吞吐吐。
「你要乘凉,为何不坐到凉亭下面,站在假山这裡干什么。」苏明轩察觉出 了苏樱雪言语中的异常,追问道。

「这裡……这裡有月光,比凉亭那裡亮堂。」

苏明轩愈加怀疑起来,仔细打量了苏樱雪几眼,发现那张美若天仙的俏脸有 些苍白,追问道:「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差,生病了吗?」

「没有,我没有。」苏樱雪连连摆手。

「是不是爹说了你什么?或者是大娘吵你了?」苏明轩想起下午他和苏越的 谈话,便朝着这方面怀疑起来,却也让他自己有些心虚。

苏樱雪脸上泛起不自然的笑意道:「没有……就是你刚才突然出现吓了我一 跳。」

「你这般胆小为何不让巧儿陪你出来。」苏明轩心虚下午和苏越的那番对话, 暗自琢磨若是苏樱雪问起来该如何回答。

「巧儿劳累一天早就睡着了,我不想吵醒她,就独自过来了。」苏樱雪脸色 有些好转,言语也顺畅了许多。

「你若是害怕的话,那我陪你一会儿吧!」苏明轩说出这话时也有些不自然。
苏樱雪脑子这时渐渐清醒过来,冷冷的反问道:「这么晚了,你怎么一个人 跑出来?不让紫玉陪着你?」

「我才从外面吃过酒宴回来。」苏明轩虽然觉得今天晚上苏樱雪的表现和白 天差别很大,但是一想到自己的难题,就不愿再做深究,只希望能顺利脱身回去。
苏樱雪这时才闻到苏明轩身上的酒气,皱了皱眉头厌恶地道:「你身上的酒 气怎么这么重!快回去洗了澡休息吧!臭烘烘的。」

「那我就先告辞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苏明轩如蒙大赦,头也不回的匆 匆朝自己院子赶去。

苏明轩却不知道,见到他离开,苏樱雪亦是如蒙大赦般长鬆了一口气。

待苏明轩的背影彻底消失,苏樱雪四下张望一番,鑽进了假山的凹洞裡. 裡 面一个男子张开双手将她揽进怀中,低声道:「雪儿真是聪明,不非吹灰之力就 把苏明轩那小子赶走了。刚才他过来,可是把我吓得半死。」若是苏明轩在这裡, 光凭声音就能认出是李兴文。

从静溪庵回来,苏樱雪心中一直摇摆不定。到了晚上和李兴文约好的幽会时 间,她思来想去最终还是如约而至。

苏樱雪面色带着红晕,声音虽低但是娇媚不减:「刚才也把我吓坏了,谁知 道他这么晚了还会出来。还好他喝了酒,有些醉醺醺的,脚步不稳,让我们隔了 老远就发现。」

李兴文双手伸到苏樱雪胸前隔着衣衫揉弄那对儿酥胸,胯下的阳具再度高举 顶在她的玉臀上:「樱雪,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亲热。总在这庭 院裡幽会也不是办法,若是哪一天被人发现,我就完了。」

苏樱雪转过身来,送上香唇安慰失落的李兴文。

过了半晌,两人分开唇舌,李兴文抚摸着那身娇躯,脸庞厮磨着那清香柔顺 的秀髮,用低沉的声音道:「樱雪,我让我娘向你娘提亲,你说好吗?」

苏樱雪被李兴文的话吓了一跳,急忙道:「不要,你千万不要让李姨娘向我 娘提亲。」

「为什么?难道你不想和我在一起。」李兴文激动地大力捏住苏樱雪的酥胸, 捏得她生疼。

「你捏疼我了。」苏樱雪带着哭腔哀声道。

「樱雪,对不起,我……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

「我不怪你。」苏樱雪的情绪也有些低落,「是樱雪不对在先。我娘亲想… …想让我嫁给……给明轩弟弟。」

李兴文大惊失色道:「什么?那你同意了吗?」

苏樱雪幽幽地道:「我同不同意又能如何?」

一时间两人都沉默了。

苏樱雪想了想,鼓足了勇气道:「我们私奔吧!我们跑到远远的没人知道的 地方,然后隐居一辈子。」

「我们能跑到哪裡去?我们恐怕跑不出这长州地界就会被抓回来。」李兴文 的反对出奇的激烈,「若是被抓回来,你是苏家高贵的小姐,而我只是一个无足 轻重的外人,到时候我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那……那我把身子给了你,我们生米煮成熟饭,再和我娘亲说……」

「你疯了?你想要害死我吗?」李兴文焦躁不安起来。

「表哥你莫要生气,我只是胡乱说说。」苏樱雪见李兴文不高兴,心中很是 不安。她略一思索,做出了大胆的举动。

苏樱雪用出力气把李兴文按在假山石壁上,在他脸上亲了一口道:「表哥, 你靠着势必站稳了。」李兴文不知道苏樱雪想要做什么,却也没有反对,按照要 求靠着石壁站好。

苏樱雪见李兴文顺从的样子,脸上露出甜甜的浅笑,弯下腰身,撩起了李兴 文的长袍,鑽了进去。

李兴文这才意识到苏樱雪要做的事情,心中的鬱结转瞬变为狂喜,想到: 「樱雪今日竟然如此大胆,竟要为我做这等妙事。不知她和姑姑的唇舌比起来, 哪个更厉害。」他想起之前和自己姑姑的乱伦之事,慾火焚身,下体的阳具登时 涨到最大。

苏樱雪一鑽进李兴文的长袍下,立刻就被一股浓浓的男子气息包围,她强忍 住不安的心,一番胡乱摸索将那亵裤扒了下来,那根火热的肉棒弹出来正好击打 在她的俏脸上。

长袍裡漆黑一片,苏樱雪完全看不清那阳具什么样子,又想到李兴文也看不 见她娇羞的样子,胆子顿时大了起来。她当即伸出一双玉手,四处乱摸,很快就 握住了那根阳具,只觉得又硬又烫,似乎并不算大,但一隻手却是无法完全握住。
苏樱雪变为双手牢牢抓住那根阳具,来回撸动起来,李兴文舒服的咬紧牙, 想要摸美人儿的娇躯,却发现美人儿整个身子都在长袍下面。

苏樱雪撸动了半天,双手酸麻,那阳具依旧坚硬火热,只是马眼儿流出些许 精水儿,把龟头和玉手弄得粘滑,有些着急的想到:「我的手都麻了他还是这般 坚硬,这么撸下去要到何时才行,今日已经在这裡呆了许久,若是巧儿睡醒看到 身边没人就坏了。」

苏樱雪心中一急,张开樱桃小嘴儿就把那龟头一口含住,只觉得一股苦涩香 甜溷杂的怪味直冲口鼻。「似乎有些女人淫液的气味,」苏樱雪初尝男人肉棒, 娇羞难耐也就没有多想,然后伸出柔软的丁香小舌来回舔弄起龟头和马眼儿。
李兴文感受到龟头被一个柔软湿滑的东西包裹,又被来回舔弄,不禁打了个 寒颤,他知道美人儿正用那小嘴儿怜爱自己的龟头,却无法得见美人儿的淫媚样 子,只能在脑海中浮想联翩,可想到的却是自己姑姑李氏服侍自己的场景。
苏樱雪一手撸动阳具,一手抚弄卵袋,小嘴儿含着龟头来回吸允舔弄。才过 了十来回,李兴文就难以把持,他双手按住苏樱雪的脑袋,马眼大张,三四股阳 精疾射而出,全射进苏樱雪口中,待精尽物软,才将鬆开双手。

苏樱雪被阳精呛得头晕眼花,被鬆开后无力的趴在李兴文的亵裤上,连连咳 嗽将那满嘴精液尽数吐在上面。李兴文撩起长袍正好看见这一幕,笑着扶起苏樱 雪,将那亵裤一併脱掉,调笑道:「樱雪,你从哪裡学会的手撸口交之法,弄得 我好生舒爽。」苏樱雪缓过气来,羞涩难堪万分,不愿回答他,垂头掩面小跑着 离开了。

苏樱雪一路跑回自己屋内,看见丫鬟巧儿依旧睡的香甜,心中安稳下来,这 时才发觉自己下体阴户和大腿一片粘稠。她要寻了东西擦拭,却发现自己手中竟 然还拿着李兴文的亵裤,便要将那揉成一团的亵裤折起来擦拭淫液。

「李兴文穿的亵裤竟然是粉红色,没想到他竟有如此嗜好。是因为我喜欢穿 粉色的衣物吗?」苏樱雪藉着月光看见亵裤的颜色,不由娇笑轻啐。她又在心中 想到:「明日洗乾淨了,再还他,到时候一定要看他笑话。」也不嫌肮髒,擦拭 一番后把它扔到了床塌下。

「天啊!我原本打算给兴文表哥说的话一句都没有说出来,却给他做了这番 事情。」当苏樱雪脱去衣衫躺在床上,回想起今日的事情,顿时睡意全无,「明 轩弟弟说要娶我,若是爹爹答应了。明日,我又该如何去面对他们两个。」
这注定又会是一个不眠之夜。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9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上一篇:下一篇:

相关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