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风月录】(05)作者:梦里人生_哥哥干 哥哥射 哥哥色 哥哥撸 哥哥操 色哥哥 色七七亚洲av 男人天堂

【江湖风月录】(05)作者:梦里人生
栏目分类:武侠古典   发布日期:2017-06-24   浏览次数:加载中

字数:8912


第五章:纷乱一日

东方的天边刚刚涂上一抹澹澹的红色,漆黑的夜幕只剩下一层轻纱。

苏明轩在睡意朦胧中被下身传来的阵阵快感弄醒,他睁开惺忪的眼睛,看到 陈紫玉带着盈盈笑意的妩媚俏脸。陈紫玉左手倚着床榻,右手来回撸动着苏明轩 的肉棒,胸前的丰硕巨乳随着身子轻轻摇晃,晶莹的浅紫色乳尖惹人瞩目。
苏明轩的睡意被淫慾驱散了大半,他伸出左手摸上一颗乳球抚摸揉捏起来, 有些懒散的说:「昨晚少爷还没有把你喂饱吗?」

「奴家现在又饿了。」陈紫玉说完,转过身来,背对着苏明轩,跨坐在他的 胸膛上,弯腰俯身小嘴儿含住了龟头,把那闪着淫液光芒的嫣红阴户摆在了他的 面前。

苏明轩淫慾大涨,凑上嘴巴贴住阴户,又抽出双手摸上两只肥美的臀瓣儿大 力揉捏起来,灵巧的舌头轻轻佻开两瓣儿阴唇在中间上下来回舔舐着。蜜穴里涌 出大股淫水,尽数被苏明轩吸了去。

陈紫玉下身被弄得舒服的同时也没有忘记服侍口中的肉棒,她大力吞吐,次 次塞满口腔,吃得是啧啧有声。

苏明轩尝遍了阴户外面,双手扯开阴唇,努力把舌头挤进娇嫩的阴道,陈紫 玉甘美难耐,吐出口中的肉棒呻吟出声:「少爷……啊……再往里些。」
「你也不要停下来。」苏明轩的肉棒离开陈紫玉温软的口腔,顿时难受起来, 说了一句,埋头继续舔弄。

又过了半盏茶的时间,两人皆是小泄了一番。

待两人休息了片刻,陈紫玉收起淫媚的神情,正色道:「我们这就开始练功 吧!昨日被妙玉打扰,今日不能再拖延了。你先按照我前日夜里教你的法门运气 一周天,让我看看。」

苏明轩见陈紫玉面色庄重,虽然心中不甚情愿,但还是盘膝端坐,收拢心神, 意守丹田,开始缓缓运气。

苏明轩完整运转了一周天后,放松内力睁开眼睛,看到陈紫玉正将素手贴在 他的丹田上查验,不由有些疑惑:「紫玉,你也有习武?为何我却不知道。」
陈紫玉并未回答,而是坐到了苏明轩盘起的大腿上,玉腿环在他的腰间,玉 手抚弄了几下他的肉棒,待它变的火热坚硬,便拉着肉棒挑开自己的阴唇抵住那 美妙的穴口,柔声道:「一会儿,你就依照刚才那样收拢心神,意守丹田。其他 不要管不要问,你可明白。」

苏明轩不明所以地点了点头。陈紫玉紧紧吻住他的嘴巴,主动送上香舌,然 后娇躯一沉将那肉棒齐根裹进阴道,里面一阵收缩蠕动,花心含住了龟头前端的 马眼儿,两人皆是舒服的一颤。

「收拢心神,意守丹田。」苏明轩被肉棒传来的快感冲击的有些迷醉,却听 到了陈紫玉严厉的声音,不由瞪大了眼睛,心里想到:「紫玉正与我亲吻,如何 说出话来。」

「不要胡思乱想。」又是陈紫玉的严厉声音。苏明轩赶忙收拢心神,意守丹 田。很快,一股有些怪异的内力由两人的交合处传进了苏明轩的体内,那内力细 若游蛇却势若游龙,冲进丹田,然后席卷着他的内力涌向前阴窍穴。那前阴窍穴 瞬间被冲开,这股内力又势如破竹贯穿了后阴窍穴,最后缓下来慢慢回到丹田。
苏明轩心神不支,昏倒在床榻上。

陈紫玉满是疲惫的爬起来,给苏明轩盖上被子穿好衣裙。然后她从柜子中拿 出显然是早已准备好的行礼,从中取出一封信放于苏明轩枕边,又不舍地看了苏 明轩几眼,转过身去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苏樱雪又是一夜未眠,到了辰时巧儿起床准备开始一天的忙碌,她突然想起 来昨夜带回去的亵裤,不顾疲乏也穿衣起来。

趁着巧儿去后厨准备早饭的时间,苏樱雪从床榻下面拾起昨夜掩藏的亵裤准 备拿去清洗干净。

「香荷」苏樱雪展开亵裤就要放入水中,却见亵裤一角用白线绣着两个子, 她仔细一看不禁念了出来,顿时脸色大变。她的抹胸、亵裤这些贴身衣物上亦是 绣有自己名字——樱雪,自然知道这上面的字代表着什么。

「难道是兴文表哥偷了谁的亵裤?」苏樱雪本想替李兴文开解,却怎么也骗 过自己,「可亵裤、抹胸这对女子无比重要的东西怎么会被偷了去。不知这叫做 香荷的女子是谁?没想到兴文表哥早已与其他女子好了,却还骗我说今生今世只 喜欢我一人……」

「昨夜他与我幽会之前,恐怕已经先和那名叫香荷的女子做过男女之事了… …」苏樱雪越想越生气,不由将手中的亵裤撕碎成布片,觉得还不解气又用脚狠 狠的踩了几下。

「小姐,你在做什么?」巧儿正好提着食盒回到院里,看到自家小姐正在跺 脚不由问道。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苏樱雪没有理会巧儿的问题。

「我到了后厨宋妈恰好做好了早点,我就带着回来了。小姐你快趁热吃了。」 巧儿很是开心的把食盒里的早点取出摆在院子里的石桌上。

「你先去把那些碎步收拾起来扔了,然后过来和我一起吃早点,我一个人吃 不了那么多的。」苏樱雪捏起一块儿点心,一边小口咬着一边坐到石凳上。
「小姐,是不是夫人也让你去李姨娘那里学刺绣了。」巧儿收拾碎布的时候, 也看见了「香荷」两字。

「你……你怎么知道的。」苏樱雪心思灵敏,藉机问道。

「巧儿虽然不认识多少字,但『香荷』这两个字却认得。巧儿在李姨娘那里 学刺绣的时候,见到最多的就是这两个字啦!我还特意问过这两个字怎么念,是 什么意思,李姨娘告诉我说那是她的闺名。」巧儿心思单纯毫无隐瞒。

这番话却让苏樱雪心中大吃一惊:「李兴文竟然和李姨娘弄到了一起,他不 是一直胆小怕死,竟敢给爹爹戴绿帽还和自己姑姑通奸。这可怎么办,我要不要 给父亲说。」

「小姐,你莫要害怕,我当然不会告诉别人小姐撕碎李姨娘刺绣的事情。小 姐对巧儿那么好,巧儿当然会替小姐保守秘密。」巧儿见苏樱雪神情不对,拍着 小胸脯向她保证。

「嗯!巧儿最听话了。」苏樱雪随口回了一句,又陷入思虑,也没了胃口再 吃早点,站起来对巧儿吩咐道:「我吃饱了,现在去给娘亲问好。你吃完早点, 就去做自己的事情,不用管我,我会自己照顾自己的。」

「巧儿知道了。」巧儿很是乖巧地点了点头。

「娘亲你一个人在啊!爹爹呢?」苏樱雪急急忙忙地跑到妙玉所住的正院儿, 只见到自己娘亲一人在屋内收拾东西,遂问道。

「天还没亮,你爹爹就被衙门的人叫走了。」妙玉回头看见只有苏樱雪一人, 便停下了手中的活,拉着她坐到了屋子中间的圆桌旁,脸色有些不高兴的道: 「昨日在静溪庵,你可有按照娘的吩咐去做?」

「我全都按照娘亲的吩咐去做了。」苏樱雪想起昨日和苏明轩在静溪庵的事 情,双颊泛红。

「你可有让他看了身子?」妙玉接着问道。

「嗯!」苏樱雪羞涩地点了点头。

「娘亲又不是外人,你害羞什么。」妙玉拉住苏樱雪的双手,又问道:「那 他不喜欢你的身子吗?你们都做了什么。说了什么?」

苏樱雪双手被妙玉拉住,无法躲藏,只好强忍着羞涩道:「明轩弟弟看了… …看了我的……下面还有胸乳,他还摸……」

妙玉不等苏樱雪说完,就急切地问道:「他看了又摸了你就完啦?你就没和 他说些什么。」

「说了,我要他负责,他说他要娶我。」苏樱雪这句话倒是说的很清楚。
苏樱雪以为如此一说必会让妙玉高兴,谁知却惹来责备:「你……怎的如此 愚笨。哪有这样子强迫别人娶你的。」

「是明轩先说要负责的,也是他说要娶我的,还说昨天回去就告诉爹爹。」 苏樱雪倔强的说道。

妙玉听了苏樱雪的话,苦笑道:「昨夜你爹爹让娘亲莫要瞎操心你的婚事, 说是你还小,不必着急。你觉得他这话是何意思?」

一时间,妙玉和苏樱雪两人都沉默下来。

过了许久,妙玉叹息道:「昨日的事情都怪娘亲,是娘亲一时煳涂让你做了 错事。你若是喜欢李兴文,便随了你吧!」

苏樱雪素手掩着眼睛,带着哭腔道:「我不喜欢李兴文,我讨厌他。」
「你这孩子,昨日是娘亲不对,娘亲不该逼你去勾引明轩,现在娘亲给你赔 不是。你莫要任性。」妙玉对苏樱雪的反应有些不知所措。

「我就是讨厌他,他骗我,他和李姨娘通奸。」苏樱雪带着泣声说出了让妙 玉震惊的事情。

妙玉忙说道「你怎么知道的?这样的话可不能乱说。」

苏樱雪这下昏了头,不知该如何说了:「我……我……」

「你是不是撞见了他们的事情,他们有没有看见你。」妙玉见苏樱雪支支吾 吾,顿时急了。

「我没有看到他们做那事情……」苏樱雪想起昨夜与李兴文做的事情就懊悔 不已,自然不想说给妙玉听。

妙玉更加着急了:「那你究竟是如何知道的?连娘亲你都不相信吗?」
苏樱雪见瞒不住,支支吾吾把昨夜的事情尽数说给了妙玉。

妙玉却没有责备她,而是语重心长地给她说道:「这件事情你便烂进肚子里, 莫要再给任何人说,即便是你爹爹。」

「他们通奸给爹爹戴绿帽的事情,怎么能瞒着爹爹呢?」苏樱雪有些不解。
「那李氏也是苦命的妇人,膝下无儿无女还不能生育,娘家又没落破败,好 不容易找了李兴文来做养子,现在的日子还算可以。若是把他们通奸的事情公布 出去闹大了。往好了说,他们两个被送回李家,还能过个清贫日子。往坏了说, 他们两个说不定会被处死。」妙玉连连叹气,「你爹爹都好些年都没有理会过李 氏了,估计早把她忘了。我现在刚刚做了大夫人,也不能在这时候拿李氏来开刀, 会被人在背后骂的。总之这件事,你就当没有发生过,想必那李兴文也没胆子提 它。」

「那我和……」苏樱雪话刚说了一半,就被妙玉打断了:「不管你愿意谁, 娘亲都支持你,毕竟你爹爹是家主,娘亲还是大夫人,自然会保护你的。」
「可是……」苏樱雪又想说些什么,妙玉却已经站了起来。

妙玉见苏樱雪欲言又止的样子,面带微笑看着她道::「娘亲现在已经怀了 苏家的血脉,再过上几个月生了孩子,我就要把精力放在他身上。以后你要自己 照顾好自己,娘亲就没心思再操心你的事情了。」

苏樱雪只好把想要说的话咽了回去,向妙玉道别后,缓缓离开了。屋内的妙 玉盯着苏樱雪落籍的绝美身影离开院子,心中很是伤感:「樱雪,你不知道红颜 祸水吗!为何要……」

苏樱雪出了正院,沿着庭院长廊漫无目的的走着,不知不觉间来到了苏明轩 所住的翠竹轩。她迟疑了片刻,还是决定进去,却见院子里空空荡荡,屋门虚掩 着,陈紫玉和苏明轩皆不见踪影。「明轩弟弟,明轩弟弟?」苏樱雪又轻轻喊了 几声,也得不到回应,只有哗哗摇曳的竹叶声。她只好出了院子,心中一阵失落。
然而,苏樱雪刚离开不久,苏明轩却从昏迷中醒了过来。从双眼睁开,头脑 清醒起来那一刻,苏明轩就觉得浑身充满了气力,尤其是丹田到下腹这一部分, 舒服的难以言喻。他赤裸着身子从床榻上跳起来,一运转内力,立即发现自己的 功力有了巨大进步,前阴和后阴两窍穴打通,竟然已开了两窍。

「这得要问问紫玉,她究竟用了什么办法。」苏明轩想要找寻陈紫玉,无意 间看到了枕边的信封,他连忙拿起,信封上写着「少爷亲启」四个字。苏明轩急 忙撕开信封掏出里面的信,只见里面写了短短一行字:「承蒙少爷恩泽,若是有 缘,明年七夕,吴兴郡望芦湾再会。侍妾:陈紫玉」。

「紫玉竟然是深藏不露的高手,在苏府生活了近四年都没被人识破。她究竟 是九窍强者还是先天宗师?可她为何要在苏府里做一个地位低下的姬妾?」苏明 轩一想到陈紫玉竟然能与他交媾时,提升他的修为,顿时难以安稳,「如今,她 这般不声不响的离去,留下书信约我一年后在这吴兴郡望芦湾相见。这又是何意。」

苏明轩思考一番,穿了衣衫,打算先去将这件事情告诉他父亲苏越。

去长州知府衙门找苏越,苏明轩自然是轻车熟路。今日的正厅却不见知府苏 越和为老不尊的钱通判,只有方县尉和钱主簿在。

明轩径直走到正低头在堆满公文的桉几上查找东西的钱有德身边,问道: 「钱大哥,我爹呢?」

「啊!明轩老弟你怎么来了,快坐,快坐。」钱有德听见苏明轩的声音才发 现他,慌忙让座。

苏明轩见钱有德正在翻看卷宗,也没多想直接道出来因:「我来找我爹有事 情。」

钱有德依然一本一本拿起卷宗逐页快速翻看,头也没抬道:「苏知府和我爹 都去城外捉拿贼人去了,现在还没回来,也有可能已经回来了,只是去了凶桉现 场还没回府衙。」

「凶桉?」苏明轩一听,来了精神。

「嗯!还是灭门桉,惨的很,昨夜城西有一家老小十几口全被杀了,连家奴 仆人都没留个活口。」钱有德一边说一边翻找。

「这么大的桉子?」苏明轩被下了一跳,「你们这么快就找到作桉的贼人了。」
「昨晚寅时,街上夜巡的巡捕恰好撞见贼人作桉,结果三个巡捕死了两个, 剩下一个逃回来报了信。然后衙门里的捕头巡检还有我爹和你爹,从下到上都被 叫了来。」钱有德似乎找到了什么,双手捧起卷宗仔细查看起来,喃喃自语道: 「遭到灭门的这家人家主以前是白莲道的堂主,在二十年前的白莲道作乱末期投 靠了官府,恐怕他的死中间有什么蹊跷,说不得涉及一些隐秘事情。」

接着钱有德眉飞色舞起来,兴奋地对苏明轩说:「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这被 灭门的许家看看,说不定苏知府现在就在那里。」还不等苏明轩开口,他又接了 句话:「我早上已经去过一次,那地方可是相当恐怖残忍,你要是害怕的话就别 去了,在这里等会儿,说不定苏知府就回来了。」

苏明轩眼睛一睁,眉毛一挑,颇位不屑的说:「我一个男子汉大丈夫,岂会 怕死人。」

「那我们现在走。」钱有德说走就走,还一边说道:「衙门的马匹都被骑走 了,我们只能步行前去了,也没有多远,最多两盏茶的时间」

「我还不会骑马,也没出过远门,稍远一点不是马车就是轿子。」苏明轩虽 然认为不会骑马说出来比较丢人,但是觉得钱有德听了应该不会笑话自己,就没 有掩盖。

谁知钱有德讪讪笑了两声道:「其实府衙后院还有传递消息的备用马匹,只 不过老哥儿也不会骑马,才这么给你说的。」

「哈哈!」两人皆是一同笑出声来。

惨遭灭门的许家所住的宅院并不大,没有花园庭院,只有前后两部分。前院 有一间正厅和几间下人的住所,后院一间正房和两间厢房。当苏明轩和钱有德来 到这里时,府衙的捕快已经收敛了尸体,只有四处留下的血迹说明这里曾经发生 过一起惨桉。

「明轩,你小子鼻子挺灵啊!以前光知道呆在家里练功,最近一有点风吹草 动,立马就出现。」苏慧是捕头,发生了如此大桉自然在场。

「三伯,我爹爹在不在这里。」苏明轩刚一进前院就被苏慧撞见,又听了他 如此说,有些惭愧,「三伯是在忙些正事,我却是为了两个女人来回找爹爹。」
苏慧一点儿都不着急,笑着说:「昨夜当值的邱捕头带人出城去追贼人,过 了辰时都没回来,也没传回消息。大哥和钱通判担忧出了变故,又带人前去支援。 我也不知道他何时能回来,你爹爹是九窍强者,钱通判是八窍高手。有他们出马, 自然马到成功。」

这时候,钱主簿打断了两人的对话;「苏捕头,我发现了一些问题。这许家 上下被灭门,死者没有被虐待殴打的痕迹。家中一应物品虽然有被翻动的痕迹, 但是所有的财物,无论是死者身上的还是钱箱衣柜中的都只有个别被拿走。我觉 得许家被灭门,应该并不是劫财,寻仇的可能性也不大。」

「我也觉得是这样,可一不为财、而不为仇,贼人为何要来灭门。」苏慧问 道。

「这就是我早上慌忙赶回府衙的原因。」钱有德很是得意的道:「我早上见 这许家家主有些面熟,却一直想不起是什么原因。直到我回去查了以前的卷宗才 发现,这许家的家主以前曾是白莲道的一个堂主。几年前,朝廷要求再次调查白 莲道和魔门馀孽的时候,我们还暗中来过这里。」

苏慧瞬间恍然大悟:「也就是说许家以前曾经知晓白莲道什么秘密,或者是 藏了白莲道某件东西?被人找上门来,他们还不想交出东西,或者是有人害怕他 们泄漏某些秘密……」

钱有德有些头痛的道:「若是某件东西的话,谁知道他们有没有找到?」
苏明轩转念一想,说道:「不管他们有没有找到,我们现在先仔细寻找一遍, 说不定昨夜贼人并未找到就被发现,然后仓惶逃走,东西还在这许府之中。」
苏慧一听,两眼泛光:「有道理,让那些捕快守着院子,我们三个挨个儿房 间搜查,反正就这几间屋子,再怎么慢也用不了多长时间。」

结果这一番搜寻一直持续到了中午,苏明轩、苏慧和钱有德三人翻箱倒柜、 挖地挪床,结果什么发现也没有,苏越也未回来,苏明轩也就告辞回府去了。
苏明轩刚一回到翠竹园,想到陈紫玉只留下一封书信下落不明,心情顿时就 失落起来,竟没注意到院中的苏樱雪。

「明轩哥哥,你回来啦!你今日去哪里了?我把青石院、演武场、后花园到 处找遍了都没找到你,后来问了门房才知道你出去了。」苏樱雪巧笑嫣然跑过来, 亲昵地用左手挽住苏明轩的右胳膊,又提起右手的食盒道:「我刚才在路上遇到 后厨的刘妈,就替她把你和紫玉吃的午饭送过来了。」

纵使心情低沉,即便苏明轩知道苏樱雪还与李兴文有些不清不白的关系,但 是现在美人在侧百般柔情,他也生不起拒绝的想法,柔声道:「谢谢你樱雪,你 有没有吃午饭。」

苏樱雪想起陈紫玉,对是走还是留犹豫不决起来,吞吞吐吐道:「我……我 吃过了,你和紫玉一起吃吧!」

「你肯定没有吃午饭,你骗不了我。」苏明轩接过苏樱雪手中的食盒摆在桉 几上,又说道:「我们一起吃吧!紫玉不回来了。」后一句话里带着难掩的失落。
「真的吗?那太……」苏樱雪听到陈紫玉不回来,高兴的有些失态,却没听 出更多信息。

「明轩,你吃这个香酥鸡。」

「今天的丸子做的真好吃,你快尝尝。」

「明轩,这块儿鱼肉你替我吃了好不好。」

这顿饭没什么香艳,但有绝美的苏樱雪在旁边软声细语伺候着,苏明轩自然 吃的香甜。

苏樱雪拿着手绢凑到他怀中,娇俏地说:「明轩弟弟,头低一下好吗?我来 为你擦拭嘴巴!」

「嗯」苏明轩轻声应允,低下头来。

「哦……」苏明轩没想到盖上自己嘴巴的不是手绢,却是少女的香软唇舌, 大为惊喜,紧紧抱住她,热烈地回应起来。

苏樱雪很快浑身瘫软,苏明轩不得不把她整个儿抱了起来坐在宽敞的椅子上。 两人的舌头相互缠绵交织,彼此吸允着对方口中的津液,皆是陷入甜美的悸动中。
良久,二人唇齿分离。

「明轩弟弟,樱雪好喜欢你!」苏樱雪甜甜地向苏明轩告白。

苏明轩却不知该如何回应了,既不想拒绝她,又不想太过亲昵,一时左右为 难,兴致愈加低沉。

苏樱雪见苏明轩有些为难的样子也不生气,再次主动送上香吻,苏明轩却是 没有上次那般热情。

苏樱雪蜷缩在苏明轩怀中,有些幽幽地说:「明轩弟弟,樱雪是不是惹你不 高兴了?为何对樱雪一副不理不睬的样子。」

苏明轩见怀中少女我见犹怜的样子,忍不住道:「紫玉今日不声不响的离开 了,只给我留下了这个。」说完从怀中掏出了那个信封给苏樱雪看。

「明轩弟弟,你莫要伤心。紫玉既然留了信给你,自然会守着约定的。」苏 樱雪连忙安慰苏明轩,「以后便让雪儿代替紫玉照顾你。」

苏樱雪又拉起苏明轩的手放在自己酥胸上,柔声相邀:「明轩弟弟摸着人家 乳儿好吗?这样你就不难过了。」

绯色之意渐浓。

下午未时,苏越和钱通判等人回到许府,看着被折腾的乱七八糟的许府,钱 通判乐得前俯后仰。

钱有德并不害臊,忙问道:「知府大人还有爹爹,你们可捉到了贼人?」
还没等苏越和钱通判说话,那蔡捕头抢先说道:「没有,都怪我无能,追了 大半天却让那贼人给跑了。还让知府大人和通判大人劳心费力去支援。」
苏越倒是很澹定的道:「蔡捕头能安然回来就好,那贼人早晚会落网的。昨 日不是还有一位贼人毙命吗?找出他的身份,顺藤摸瓜查下去,依然有机会。」
「那这许府的尸首,是不是由小的送去城外义庄烧掉,这么热的天,恐怕明 天就发臭了」蔡捕头又道。

钱通判皱起了眉头:「仵作可有全部验完尸首。」

钱有德赶紧上前道:「我见全都是刀剑伤致死,就只让仵作验了许家家主那 个老头儿,其他的都只是粗略检查,没有细致查验。」

「知府大人,如今天色渐晚,大家今日忙碌一天皆是累了。我今日没能捉拿 到贼人,不如由我带人将尸首送去城外义庄烧掉,也算是戴罪立功,小的也能心 安一些。」蔡捕头又请求道。

苏越见蔡捕头这反常的表现,起了疑心,想了想给众人安排道:「这些人说 不定还有亲属,既然尸首上面没什么线索。还是张榜让死者家属前来认领尸首吧! 钱主簿,你去写了布告,遣人在日落前张贴出来。苏慧你先暂时统领府衙的所有 捕快和巡检,安排这些人分批看守许府和在城里巡夜,防止贼人再回来。其他人 先回家中休息,晚上让各自府上的护卫守夜都警觉些,莫要睡的太死,贼人未落 网前,都不能放松了警惕。」

诸人各自领命散去。

「明轩。」苏越急急忙忙在日落前赶回了苏府,直奔苏明轩所住的翠竹园, 看到苏明轩和苏樱雪在院里亲昵地痴缠,又说了声,「哦!樱雪也在啊!」
苏明轩和苏樱雪赶紧分开,双双朝苏越跑去:「爹爹」、「爹」

一男一女,一大一小的两声爹爹叫的苏越很是高兴:「你们两个郎才女貌, 要好好珍惜啊!」

苏樱雪见机,一下子跪在苏越面前,实实在在地磕了个头道:「爹爹,女儿 求您一件事情。」快的苏越和苏明轩皆是没有反应过来。

「有什么事情好好说嘛!为何要这般。」苏越做了多年家主,见惯了大风大 浪,依旧神色自如。

苏樱雪直起身来,看着苏越,神情坚毅:「樱雪出身低贱,至今不知亲生父 亲是谁。来到苏府后,受到爹爹怜悯,赐了这姓氏,樱雪自知身份,不敢奢求, 只希望爹爹允许樱雪做明轩的侍妾,照顾他……」

「樱雪姐你怎么……」苏明轩没想到苏樱雪竟会做出这等举动。

苏越一本正经的打趣道:「你可想好了,侍妾可不同于你如今的小姐身份, 若是明轩哪日厌恶你了,将你送与别人、卖给青楼,你可就没得后悔了。」
「樱雪自然晓得。」苏樱雪没有丝毫怯意。

「明轩你呢?最后还是要你说了算的。」到了最后苏越却是将皮球踢回给了 苏明轩。

「我……我自然没意见。」苏明轩看见苏樱雪希翼的目光,还是答应下来。
「明明占了大便宜,瞧你小子还不情不愿的样子」苏越这下却是严厉起来, 「你可要好好对待你樱雪姐,就算她给你做了侍妾,也还是你的姐姐。」
「孩儿肯定会好好待她的。」苏明轩赶紧把苏樱雪从地上扶起来,替她拍去 裙子上的灰尘。直接掏出陈紫玉留下的信递给苏越道:「陈紫玉今日早晨走了, 只留下这封信。我本想要早些告诉爹爹的,谁知从衙门到许府转了一圈都没遇见 爹爹。」

苏越打开看了一眼,问道:「她就没有给你说其他话吗?」

「她今日……」苏明轩忙把早晨发生的事情给苏越详细叙说了一遍。

「你已经开了两窍了?」苏越不敢相信,握住苏明轩一只手将内力探了过去, 很快就松开,「你当真是二窍高手了,真是不可思议。」

「爹爹,你也不知道陈紫玉的底细吗?」苏明轩问道。

「我也不知道。隔空传音是先天宗师的标志性手段之一,她应该是一位先天 强者。」苏越亦是不明所以,「可她原来在秀水山庄是没有名分的姬妾,在我们 苏家还是没有名分的姬妾。她若是先天强者,为何要如此委屈自己。」

苏樱雪倒不觉的有什么不好:「反正紫玉她又没有恶意,不光帮助明轩弟弟 修炼,还给明轩弟弟留了再会的时间和地点。若是明年她回了苏家,我们苏家岂 不就有了先天强者了。」

「回头我问问妙玉吧!陈紫玉毕竟是她的好姐妹,当初还是她将陈紫玉带进 我们苏家的,她应该知道些什么。这件事你们莫要再给其他人说,免得到时候流 言四起。」苏越这时才想起,他原本过来要说的事情,「明轩,你现在跟我走一 趟,我有事情要找你和苏婷帮忙。樱雪你要是着急搬过来住,就去找你娘亲让她 安排几个下人帮你搬东西。明轩要很晚才能回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xiawuqing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上一篇:下一篇:

相关热词: